摘要:在任何一个治理体系里,贿票都是很大的禁忌。然而对于 EOS——这个目前市值排名第八的区块链项目来说,贿票居然成为了一种公认的商业模式。

原文作者:Brady Dale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Moni

在任何一个治理体系里,贿票都是很大的禁忌。然而对于 EOS——这个目前市值排名第八的区块链项目来说,贿票居然成为了一种公认的商业模式。

根据 EOS 推出的一项新服务显示,他们将使区块生产者(BP,即由 EOS 持币者选举出的节点)更容易验证网络上的交易,同时也更容易将区块奖励分享给那些投票给他们的人。星球君(微信:o-daily)了解到,这项名为 Genpool 的服务是由 GenerEOS 本月推出的,而 GenerEOS 本身就是 EOS 区块链上区块生产者候选人。

早在 EOSIO 还只是一个想法时,EOS 社区就开始争论委派权益证明(DPoS)是否会导致验证候选人贿赂用户以支持自己。不过在项目启动初期,EOS 社区认为他们可以有效防止此类活动。(星球君注:EOSIO 是支持 EOS 区块链的软件,本文撰写时 EOS 价格约为 4.09 美元市值超过 39 亿美元。而委派权益证明是一种共识机制,旨在将节点验证人数量限制为一个固定集合。)

“有趣”的是,EOS 社区现在换了一种说辞,他们正在全力支持用户所谓的“选民返利”(voter rebates)模式。

GenerEOS 在 Medium 平台上发布的公告中表示:

“Genpool 平台可以零障碍地进入自由市场生态系统,将代理所有者(proxy owner)与希望支持优质区块生产者的选民联系起来,并获得一定比例的额外区块生产者收入作为回报”

目前,GenerEOS 商业战略合伙人 Tim Weston 暂未就此事作出回应。

尽管 EOS 在亚洲市场已经推出过类似服务,但在海外市场尚属首次,这意味着他们明确地告诉代币持有者可以从区块生产者那里找到最好的投票收益——就像比特币(BTC)矿工一样,EOS 区块生产者在公共账本上记录交易时获得新挖出的 EOS 代币奖励。简而言之,Genpool 服务“赤裸裸”地允许 EOS 代币持有人获得报酬并参与网络治理。

一些批评者认为,Genpool 服务引发了社区长久以来的担心,即:在一个被慎重考虑的治理系统中,最富有的人将占据网络治理的主导地位,而且付款方式也会让这些富有的人更容易巩固自己的地位。

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研究团队在 2 月 18 日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写道如果验证人是一个以上实体,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采取行动,巨鲸可以很轻松地在区块状生产者管理委员会中占据多个位置,引发 Sybil 攻击的可能性也会增加。该研究团队在报告中写道:

“一个验证人还可以注册多个区块生产者账户,不用耗费太多成本即可增加自己的投票权。同时,拥有多个区块生产者的实体还可以将选民分配更多区块奖励,继而提升潜在验证人的竞争力。”

2020 年 1 月下旬,由于发现 EOS 网络不稳定,币安宣布暂时停止了 EOS 代币的提取,当时其他交易所(比如 Upbit 和 OKEx)也暂停了提款服务,这可能是由于 Block.One 发布最新版本的 EOSIO 软件升级所导致的。

什么是代理投票?

对于不熟悉 EOS 的人来说,可能会对他们最新推出的 Genpool 服务感到有些困惑。

在此我们先做一个简单的解释:每个 EOS 代币持有者都可以选择将自己持有的代币投入到区块生产者的投票中,这些实体可以验证网络上的交易并最终拥有对代码更改、甚至钱包有效性的全部控制权。实际上,在 Block.One 发布 EOSIO 软件之后,获得足够投票权就变成了启动 EOS 的最大障碍之一。

每个 EOS 代币持有人最多可以投票给 30 个区块生产者,当然,这不是强制执行的。EOS 投票会按照选民所持有的代币数量按比例分配,如果某人拥有 5 个 EOS 并全部抵押进行投票,那么他们投票支持的每个区块生产者候选人都会获得 5 票,无论持有人选择的是 3 票、7 票、还是 17 票。

这些投票是连续进行的,因此对于区块生产者来说,他们可以每隔 10分钟后再次获得投票。然而当 EOS 投票实体数量有 30 个的时候,就很难决定出投票对象到底是谁。因此,EOS 决定设置一个新服务角色“选民代理”(votor proxy),该服务会选择区块生产者候选人名单,然后让选民对这些名单里的区块生产者进行投票,而选民只需将自己的 EOS 代币委托给投票代理即可。

由于代理在投票给共享通货膨胀奖励的区块生产者时会获得奖励,因此他们可以反过来与支持他们的选民共享这些奖励。

Genpool 的代理服务在基础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他们可以轻松找到最具诱惑力的奖励,而且能够为选民提供根据定制化指标筛选,比如费用、理念、抵押数量等。

先是反对,之后默认,现在公开?

当 EOS 在 2018 年历经巨大艰辛首次启动的时候,早期参与者花了大量时间设计出一部“宪法”来治理其生态系统,当时该宪法草案中明确禁止贿票,这一想法也反映了 EOS 项目发起基层组织之间的共识。

但是,EOS 区块链启动之时并未将任何治理流程纳入其代码中(除了挑选区块生产者之外),结果当他们迅猛发展起来之后,巨鲸横扫千军,也证明了当初设计的“宪法”不过是一纸空文。

2018 年底,购买投票一度导致 EOS 爆出轻度丑闻。次年,EOS 放弃了建立终端用户许可协议的构想——这次完全没有提到购买投票的事情。然而时至今日,EOS 不仅可以容忍买票,而且已经把这件事正常化了。

Colin Talks Crypto 是一名匿名 YouTuber 兼 EOS 代理领导者,长期以来都在 EOS 上工作,之前他也反对 EOS 的治理模式,并且还专门创建了一个投票代理来对抗买票行为。然而在去年九月的一段视频中,他承认了 EOS 购买投票的现实,还宣布自己正在打造第二个投票代理,以支持最好的区块生产者。

Block.One 首席执行官 Brendan Blumer 也表示支持购买投票,在 2020 年 2 月初他就发推文称:

“投票回扣只是将价值返还给 EOS 代币持有者,我非常支持这么做。”

事实上,Block.One 坐拥大量代币,可以完全改变投票结构的组成,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对治理参与者进行投票。但是根据 Brendan Blumer 于 2 月 19 日发布的一条推文暗示,该公司可能会在今年开始参与区块链投票,他当时表示:

“B1 投票即将到来。我们正在努力建立一个非营利实体,这将为 EOS代币持有者提供另一种投票选择,并将致力于重新定义 EOS 公有链的生存能力和竞争力。”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

根据相关市场调查显示,一些加密思想领袖达成的普遍共识似乎是:区块链治理中购买选票的现象可能是无法避免的。比如 CoinShares 首席战略官 Meltem Demirors 认为,加密治理本身就是个“热点问题”,但她也表示,加密项目有一个能够管理选票买卖交易的服务,要比暗箱操作的市场要好。Meltem Demirors 甚至高兴地说:

“太好了,让我们为治理设定透明的价格。共谋、胁迫、操纵、游说、贿赂和行贿是现代民主进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你觉得加密治理不会被这些力量左右,我只能说你太蠢了。”

Blockchain Capital 风投合伙人 Spencer Bogart 也发表了类似的看法,他说道:

“我认为,即使不是全部,但大多数链上治理最终都会有或明或暗的购买投票手段,因此 EOS 这么做也符合他们的利益,至少他们在拥抱这个事实,而不是回避它。”

不过 Spencer Bogart 特别说明,自从 EOS 推出以来,他本人就对该项目持怀疑态度。

从事代币经济学研究工作的经济学家 Joshua Gans 认为,投票可能会引发腐败二阶效应(second-order effects),他写道:

“当买卖投票变得正常时,人们也没有动力去真正了解某人是否是可信赖的节点运营商,更没有动力去了解是否能获得可信赖的'回报'。成为一个节点,你将获得与支出一样多的收益。”

但是 Joshua Gans 承认这一切仍然可以解决。他补充说:

“问题是我们也不能全盘否定这种做法,毕竟网络正在运行并且成本已经被承担了。”

“V神”:早已预见这一切

事实上,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 早在 2018 年 3 月一篇题为“治理,第2部分:财阀当政仍然很糟糕”( Governance, Part 2: Plutocracy Is Still Bad)的文章中就分析了 EOS 买票行为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他当时写道:

“贿赂实际上是不好的,但实际上,有人对此主张提出异议,这些人通常认为贿赂选票能改善与市场效率。”

但 Vitalik Buterin 认为,购买选票会导致系统中心化,而中心化的结果就是代币最终会走向旧经济模式的模仿之路,他表示:

“普通选民只有很少的机会能影响选出的代表……所以,他们的动机是为贿赂最高、最可靠的人投票。”

的确,EOS 持币者在网络上拥有唯一真正的权力就是对区块生产者进行投票。相比之下,Tezos 的普通持币者理论上就可以对代码变更进行投票,而在 EOS 上这些权限完全被区块生产者所垄断。虽然表面上看 EOS 选民可以随时踢出区块生产者,但选民数量较多而区块生产者数量较少——因此很难在其中进行协调权衡。

Vitalik Buterin关于 EOS 购买选票的预测核心在于“卡特尔”(cartel),他认为委托候选人为了赢得选民最终不可避免地会提出各种优惠条件,直到某个时候形成集团化局势。更糟糕的是,如果按照币安报告中所描述的,EOS 甚至可能存在单一实体卡特尔:一些组织通过假装为多个实体,获取区块生产者列表中一个以上的位置。

(星球君注:卡特尔 (cartel) 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所构成的组织,集体行动的生产者,目的是提高该类产品价格和控制其产量。)

关于 EOS 卡特尔的谣言比比皆是,但目前尚未发现明确的证据。另一方面,虽然购买选票确有其事,但社区虽有不满也开始慢慢接受,毕竟只要规则允许就有人会这么做。正如 YouTuber “Colin Talks Crypto”在他视频中所说的:

“按照规则进行游戏,是我们在 EOS 上可以做到的最好的事情,直到我们能够真正解决治理问题为止吧。”

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EOS贿票已成常态,甚至变成了一种商业模式?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