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摘要】如果网络进行分开了然后重新组合,则较短链中的任何交易(而不是较长链的交易)都会再次释放到交易池中,并且有资格进入将来的区块。 他们的确认数目将重新编排。如果有人想利用分叉来双花,从而使同一笔钱在不同的链上做不同的交易,则较短的分叉链中的双花支出将会失败,并变为0 /未确认并保持这种状态。 『 ...

【摘要】如果网络进行分开了然后重新组合,则较短链中的任何交易(而不是较长链的交易)都会再次释放到交易池中,并且有资格进入将来的区块。 他们的确认数目将重新编排。如果有人想利用分叉来双花,从而使同一笔钱在不同的链上做不同的交易,则较短的分叉链中的双花支出将会失败,并变为0 /未确认并保持这种状态。


『断网下的比特币可以双花甚至多花吗?』

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676272


『断网下的比特币网络会如何演变下去?(一)』

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680240


『断网下的比特币网络会如何演变下去?(二)』

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680315





Soteria 硬核科技社区笔记 2020.1.1.


烈火:以上是中本聪关于脑裂(网络断开成不同的部分)或断网的讨论。@Evan Liu 感谢回应,非常感谢!


Claire: 烈火分享的这篇非常值得一读,我把内容翻译成中文:


中本聪:“很难想象互联网会变得封闭。 它一定是一个故意将自己国家与世界其他地区完全隔离的国家。任何一个可以访问双方的节点都会自动将区块链全部过一遍,例如人们可以用传真或电话绕过封锁。 只需一个节点即可完成,任何想做生意的人都会受到激励。 如果网络进行分开了然后重新组合,则较短链中的任何交易(而不是较长链的交易)都会再次释放到交易池中,并且有资格进入将来的区块。 他们的确认数目将重新编排。


如果有人想利用分叉来双花,从而使同一笔钱在不同的链上做不同的交易,则较短的分叉链中的双花支出将会失败,并变为0 /未确认并保持这种状态。


利用分叉来实现双花并非易事。


如果分叉的两条链不可能沟通,您如何在两条链上都进行支付呢? 如果这事确实存在,那么可能有人在滥用区块链(flow the blockchain over)。


您通常会知道自己是否处于较小的部分, 例如,如果您的国家与世界其他地区隔绝,那么世界其他地区就是较大的部分。 如果您处在较小的部分的地区,你应该假设任何交易都没有得到确认。”


Claire: 以上是中本聪回答关于脑裂的论述的中文翻译。供大家参考。


gvn: 我再深入说明一下。文章『断网下的比特币网络会如何演变下去?(二)』开头那段有关断网以后中国国内比特币网络变成“局域网”,以及人民发现不对劲会“逃离”这类话,是一种基于对去中心化网络不理解的想象。知道“去中心化网络”和“中心化网络”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就是:“去中心化网络”是一种只有“全局性”没有“局域性”的网络,所以对于比特币网络来说,是没有“局域网”这一说的,断网以后,比特币节点本身是没有“感觉”的(无论是全节点还是轻节点,或钱包),交易、挖矿都正常进行,全网感觉到的,就是类似于大矿工或矿池下线退出那种情况;有关“逃离局域网”说法的问题就在于,别说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矿工和算力集中的地方,难道断网只断矿工?难道断网会断中国矿工?去中心化网络没有“局域网”的特性表现在比特币网络上的情况就是,每一个隔离的网络自己仍然会感觉自己在一个全局网络中,这和断网、恢复网络链接都没有关系,也不会影响网络的协议逻辑完备性——这就是比特币去中心化网络的极其“牛叉”之处。比特币去中心化网络的这种特性,很像有很强再生性能力的生物那样,就是断成两截,每一截都仍然可以存活。


疯狂明仔:(断网)冲击的不是比特币网络,冲击的是比特币的价值。


关糊糊:(令我想起)蚯蚓,海星,珊瑚。。。


gvn:其实“比特币的价值”是比特币网络协议里没有的东西——比特币网络协议是完全不知道中心化交易所这种东西的存在的。比特币网络的真正经济价值应该是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数据(区块链)“安全性”,这个网络的“价值”和比特币“映射”的“外部价值”不是一回事,但是这两种价值之间有非定域性的关系(non-deterministic),如果偏离太多(比如炒作)的话,会很不稳定(比如崩盘)。


Claire:@gvn 感谢你这么详细的分析。现在涉及到算力集中在中国地区的问题,如果中国断网,确实存在其他地区的算力暴跌的情况,需要想办法去应对。不过,之前已经有群友提供了解决方案,这里就不再重复讨论了。


@疯狂明仔 当大家都明白最差的情况是什么之后,就会做好心理准备,危机来了,大家就知道如何应付,信仰也许会更坚定。


gvn:感谢你的耐心和包容,这是魔笛手的最大价值!


陈公:@gvn 简单清晰,赞!


Claire:@Evan Liu @烈火 感谢你们提出的问题,见解和向各位群友无私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希望大家可以包容不同的意见。


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笔记 2020.1.3.


Evan Liu: @Claire@魔笛手 中本聪原文中的flow the block chain over不应译为“滥用区块链”,而是指“让区块链跨越(两个相互割裂的网络)流动”,意指让区块链打通两个网络。中本聪指出,有人试图在两边双花这个事情意味着他必然能够同时接入两个网络,于是就有理由相信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么就会有另外一个同样可以同时接入两个网络的人来flow the block chain over,打通两个网络。如果真的做到100%绝对割裂,那么将不会有人可以做到双花,因为*没有人*能够同时接入两个网络。


Claire:@Evan Liu 我也不肯定它的意思,所以把英文也写出来,供大家参考。非常感谢你的详尽解释。


Jialin: 我记得有人举过一个例子,假如断成A网和B网,在A网的一个BTC地址消费过后,把对应密钥拿到B网再次消费,BTC网络虽然没有发生双花,但事实双花却发生了。……拿到B网以后其实相当于从分割位置开始,密钥被格式化,刷上了B网链上的数据,不知这样理解是否正确?@Evan Liu 


Evan Liu: @Claire@魔笛手 至于什么人有这个动力去flow the block chain over呢?中本聪也很明确的说了,任何一个不希望被欺诈的、不想收到假币的人都会被激励来做这件事,帮助区块链“翻墙”。而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出于维护自己利益的动机而去做出免于被欺诈的行动的人的数量、力量以及团结程度(即目标一致性程度)都要远远大于个别的欺诈者。一个非常鲜活的案例就是Blockstream公司花费巨资向天上发射比特币卫星,恐怕很难有哪个双花者愿意去付出类似发射卫星这么大代价。归根结底,凝聚在同一个共识之下、联合起来的一大群人的总力量一定是远大于个别的、散落的欺诈者的,这正是中本聪共识的博弈原理。


Jialin:问题是断网后,BTC消费过后,密钥转移到另一个网络能不能用?(此时B网没有A网的交易记录)@Evan Liu 


Claire:@Jialin 如果真的发生硬分叉,就是分别在两个网络上的交易,不是双花。如果分叉后,两个网络又融合在一起了,其中短链的那部分的交易,会重新放到交易池再打包入区块,如有交易被发现重复支出,会被作废或永远被标注“不确定交易”。。。


Jialin:我说的情况是A网和B网的链同时存在,还没有融合的时候。即使之后融合,事实发生了也追不回来了。我承认网络系统上没有双花,但事实上花了两次。


Claire:@Jialin 如果有人接受你的支出,那么,这个商家就要承担损失比特币的风险。你提出的这个是“事实双花”,但链上不会双花,因为短链上的交易作废了,商家承担了损失。


Jialin:是这个意思,不纠结了。哈哈。


Evan Liu: @Jialin 分析欺诈收币方的困难性:如果我是大商家,我会自建节点。对于大额付款,我一定会谨慎等待区块链确认,然后我一定会发现断网导致的出块异常,并采取措施,比如通过专用线路联络我的海外办事处,核查全网情况并把你的签名交易发出去向全球广播。对于近场快速小额支付,我会设立瞭望塔节点,并监测区块链异常和采取措施。不排除我会设立互备通道(一个互联网、一个卫星)来接收区块广播,从而最小化我被欺诈的风险。我还可以采用闪电网络,这样我可以直接把交易通过卫星发送出去。如果我是小商家,那么我会购买具备实力的支付网关服务提供商的服务,并有赖于他为我提供全球性的区块链支付监测和确认。而这种提供商,其业务一定是遍布全球的,那么他就很有可能建设有自己的私有专用线路甚至卫星链路,以确保其全球各办事处的互联互通。总而言之,个体欺诈者在面对一个团结的群体所支持的交易对手时,是很难实施欺诈的,即使是在一些较为恶劣的环境条件下。@Claire@魔笛手 


Claire:@Evan Liu 看来你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有我这种小白才会被欺骗。哈哈。。。


Evan Liu: @Claire@魔笛手 设立一个比特币节点的成本也就是几千块钱吧?如果真是做生意的,这点钱还是花得起的吧?相比欺诈风险控制收益而言,这点成本简直太值了。哈哈。


Evan Liu:@Claire@魔笛手 @Jialin 这也是为啥要反对大区块,反对傻傻地增加存储尺寸的那种所谓“扩容”,因为那可能会让搭建全节点的成本大幅提高,从而推高了反欺诈的成本。中本聪当初可是为了省下ecdsa比rsa短的那几百字节从而节省磁盘空间而锱铢必较、煞费苦心!为了节省内存空间而精心设计merkle tree、utxo和剪枝!当今某些人为了权力争斗而罔顾技术事实的做法,实在是辜负了中本聪当年的一番苦心。哈哈。


Claire:有道理。


Jialin:我也不赞同大区块。之前思考这个断网问题时,我也想到了区块问题,搞太大,节点的同步速度、容量都会制约节点的增长和更广泛分布,也会减弱安全性。


Evan Liu:还有就是区块空间的稀缺性是手续费和矿工收入博弈的重要因素,是决定比特币经济模型和博弈机制成立的关键参数之一。比特币处处都是微妙的纳什均衡,不是那么随意妄加改变的。哈哈。


Claire:@Evan Liu 你的意思是价高者得?


Jialin:足够安全足够去中心化是BTC的核心价值,其他链都比不了。稳定币注定是有隐患的(政府干预),未来公链价值(含加密货币)之锚,还是要看BTC.


Claire:DAI这样的稳定币可能是和例外。交易费太高,会不会令消费者离开比特币?


Jialin:高频交易或用闪电网络,或用其他公链甚至用其他联盟链,大额交易是不在乎那点手续费的,安全性更重要。@Claire@魔笛手 


Claire:@Jialin 大额交易方面同意,只有比特币这样的公链才能胜任。其实,安全性和价值互为作用。


Evan Liu:@Claire@魔笛手 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一面的对立问题:交易费太低,会不会令矿工离开比特币?每一个均衡之中都同时蕴含了两个相互矛盾的问题,需要同时回答好这两个问题。


Claire:『BTC单位挖矿收益大幅下降至0.12美元;17款BTC矿机已达关机价』


https://m.huoxing24.com/newsdetailShare/20200103155657600010.html


Claire:@Evan Liu 上面那篇文章显示,竞争太大,收益减少,也会令矿工离开比特币网络,这是真正的自由市场,哈哈。


云海:@Evan Liu (我们)有点分歧了,以中本聪的规划图,比特币网络对抗高吞吐的利器就是G每秒的高速网络下载,在这种高速网络背景下区块是需要足够大的,大部分的普通节点只是SPV。


Claire:中国很多小城市还是2G,看来大区块离我们还很远,有了卫星可能不一样?@Evan Liu @云海


Evan Liu:@云海 中本聪曾有三次发言与此话题有关:一次是讲ecdsa vs rsa,一次是讲宽带发展和dvd尺寸的数据传输(今天讲的所谓5G),第三次是谈全节点和spv的数量关系,预言最终全球全节点需求数量在万至十万这个量级。


Claire:@Evan Liu 上万全节点已经达到了。


Evan Liu:@Claire@魔笛手 关于币价作为矿工投资指挥棒的话题,中本聪曾经详细解释过,价格决定成本,而非相反。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中本聪的经济学素养高过太多网友,甚至部分专家。他继续说,挖矿的边际成本将会不断接近价格,从而导致边际收益趋近于零。当前市场价格高于成本,即出现溢价,其反映了市场对后市也就是未来比特币价值的看好。


(全文完)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Press Release】关于脑裂,中本聪都说了些什么?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