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信赖的区块链资讯!

ETH2已死,以太坊挽尊

刘教链

隔夜大饼(BTC)稳在36-37k区间。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只有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我们曾经批过的Filecoin已经跌出了历史最低(除上币时首发价外),距历史最高近240刀已跌去92.5%(2020/10/15文章《Filecoin主网上线,它是谁、割了谁?》)。我们曾经批过的ICP已经跌进了尘埃之中,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距离开盘后历史最高1555刀已跌去98.7%(2021/5/11文章《开盘即万亿》)。我们也曾经在2020年12月20号文章《三个预言》的第三小节谈过对ETH扩容的看法:“我认为,原eth2的愿景和路线很可能会失败,将被迫变更技术路线。”

2022年1月24日,也就是前天,以太坊基金会宣布正式废除ETH2(即Ethereum 2.0)和ETH1的说法,代之以“共识层”(consensus layer)和“执行层“(execution layer)[1]。这是早已在规划中的行动,称之为the great renaming(伟大的重命名)。早在2021/12/4《大合并:以太坊的卫国战争!》一文中就谈到了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给出的以太坊新路线图,彼时我们就早已知晓以太坊的路线图变更了。

去年底Vitalik曾发了一张以太坊当年路演时的幻灯片,上面给出的计划是2015年前后实现2.0。8年过去了,2.0不是实现了,而是没有了。ETH2本来的构想是借鉴互联网后端的分片架构技术,把一条链拆成多条链,但是但凡做过互联网后端开发的朋友都知道,对于区块链处理的交易一致性问题,分片本身并不难,难得是如何在分片后实现跨分片的分布式事务。

打个比方,单机系统就像人类居住在温暖湿润的宜居地带,互联网大型分布式系统就好比是在沙漠上建立人类居住地,而ETH2的区块链分片则近乎于马斯克的火星殖民计划了,在我们还不能把人很好地移居沙漠、海底、地下等更多空间的时候,就提出要移民火星,技术难度极高不说,还容易被人怀疑为借助宏大而近乎不可能的愿景源源不断地圈钱。

在上一轮周期,就冒出很多智能合约公链试图挑战以太坊。不过,当年最火热的还是攻击比特币的分叉链。随着一个熊市寒冬的到来,这些挑战者都沉寂了。当时间快进到2020年底本轮牛市的起点时,所谓“新公链”们摩拳擦掌,对再次挑战以太坊跃跃欲试。

内忧外患之下,以太坊心生杀意。

一方面,是对自己动刀子。放弃了万年不能落地的ETH2路线,同时,规划了几个“安慰剂”药丸释放给社群。第一个,就是2021年3、4月份第一波炒作高潮,以太坊遭遇拥堵加剧和价格上涨(两者都会导致使用费过高、用户流失)双重压力时,由Vitalik出面“威胁”要移除SELFDESTRUCT操作码,消灭掉gas套利行为,从而减少拥堵。

第二个,则是在8月初硬分叉实施的伦敦升级(参阅2021/8/3文章《以太坊的“费改税”》),引入EIP-1559,扩大了区块,改变了gas费模型,并引入了gas燃烧。

第三个,就是誓要在2022年上半年推PoS共识,剔除PoW挖矿。也许在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会看起来,挖矿机制和金融模型可能比扩容更重要吧?

但是,这一二三的,其实都是“然并卵”。放弃了“执行分片”的希望,就意味着扩容的宝其实已经完全押注在了二层rollup的身上。但是,如果layer-1不能彻底降低几个数量级的gas的话,layer-2的gas固然能比layer-1低一个数量级,可是比竞争者新公链们,还是要高两个数量级以上!这仗该怎么打,Vitalik还得费不少脑筋。

另一方面,则是对市场动刀子。方法就是砸盘降温。正如《三个预言》文章中指出的,“ETH的价格和其承载的生态繁荣之间,具有内生性的自限性矛盾,因此这注定了ETH的价格(单价)需要稳定”。只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是,“稳定”价格的方法竟然是通过砸盘来实现的。在2021年5月17号,519暴跌前两天,在Vitalik的建议下,以太坊基金会在4000刀下方果断出货3.5万个以太坊。

519暴跌后,gas费下降了一个数量级,清爽无比。随着8月份EIP-1559燃烧gas上线,低位跌破1500刀的以太坊再次发力上攻,用涨幅说服了韭菜。当11月初以太坊再创新高,市场进入第二波炒作高潮之时,以太坊的拥堵和价涨再次遭遇“戴维斯双杀”,于是在11月21号,以太坊基金会在4000刀上方再次果断出手,出货2万个以太坊。[2]

以太坊基金会的两次出货都确认了强烈的看跌信号,引发了大量持币大户的抛售,造成了市场价格水平的崩塌。至今,以太坊的价格再次跌破2500刀,起到了降温和“稳定”币价的作用,正如我们前述所指出的控制目标。(以太坊基金会和创始团队手里都有当年分配的大量的免费以太坊,具体阅读参考资料[3])

而且,跌的越低,涨起来效果才越好。当the merge完成了PoS,如何证明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会的“伟大”(great)呢?当然就是拉盘。如果从年前的近5000刀高位,拉到1万刀,既吃力,效果又不好,只有1倍涨幅,韭菜根本就兴奋不起来。而如果先砸盘,砸到2500刀,然后配合the great renaming、the merge的落地,猛拉到1万刀,这可就是4倍甚至有望达到更高的涨幅,那对韭菜的说服力就是几倍的效果呀。以太坊就能成功挽回第一智能合约公链的尊严了吧。

恰如现实世界中,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在数字货币的江湖里,技术牛逼的程度只和拉盘倍数成正比。只要拉盘拉的好,垃圾都能变成宝。反正韭菜的认知水平,真的是被Vitalik拿捏的死死的,要不然人家怎么被称为“V神”呢不是?不服不行!

至于PoS这玩意儿,其实对扩容降gas究竟有没有作用、有多大作用,在价格暴涨狂欢之中,又有谁会真正关心呢?

更何况,上面这些都是小破事,本都不值一提,而最令人不齿的,是个别以太坊的代表人物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对比特币PoW背后捅刀子。

Jules,以太坊开发者和PoS鼓吹者,参加了1月20号美国国会关于比特币挖矿和能源问题的听证会。在听证会上,他作为山寨币的代言人,公然攻击PoW(Proof-of-Work,工作量证明)挖矿,向比特币背后捅刀子——虽然以太坊马上要切换PoS,但是过去数年乃至于现在,不也还是受益于PoW的么?他引用了早在1999年他合写的论文说,PoW挖矿本身就是一种浪费。然后他呼吁采用PoS共识机制,并称其会使用远远少量的电能。[4]

关于这种谬论,我不想再多写一个字来批驳了,读者朋友可以阅读我2021/2/13的文章《挖矿费电不是浪费,没有比特币才是一种浪费》。正如中本聪在2010年8月7号论坛帖子指出的:“金矿开采是一种浪费,但这种浪费远远少于将黄金用作交换媒介所带来的效用。我认为对于比特币来说情况也一样。比特币使得交易成为可能,其效用将远远超过用电成本。”

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站在加密货币对阵传统世界的战壕里,向同一战壕的战友捅刀子,这种令人齿冷的价值观,才是以太坊的真正内伤。

参考资料:

- [1] https://blog.ethereum.org/2022/01/24/the-great-eth2-renaming/

- [2] https://twitter.com/edwardmorra_btc/status/1458889673275756554

- [3] 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s/2020/07/11/sale-of-the-century-the-inside-story-of-ethereums-2014-premine/

- [4] https://compassmining.io/education/three-takeaways-from-the-us-congressional-hearing/

(公众号:刘教链。知识星球:公众号回复“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加密货币为极高风险品种,有随时归零的风险,请谨慎参与,自我负责。)

比推快讯

更多 >>

下载比推 APP

24 小时追踪区块链行业资讯、热点头条、事实报道、深度洞察。

邮件订阅

金融科技决策者们都在看的区块链简报与深度分析,「比推」帮你划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