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黄金从农业经济时代开始成为价值载体 — 贵金属货币,一直到今天我们的信用经济体时代。黄金的规模在我们当前的信用经济体里占多少比重?我们可以用黄金ETF市场规模来衡量 – 目前世界黄金ETF市场规模在2.5到3万亿美元左右。而我们当前经济体的规模在3百万亿美元左右 – 也就是说黄金占我们当前经济体的比重少于1%。在SSDE的时代,大部分的价值是非资源绑定的维度,这些维度远远超过资源的一个维度,所以SSDE的规模也比资源绑定的经济体规模大很多。


【摘要】黄金从农业经济时代开始成为价值载体 — 贵金属货币,一直到今天我们的信用经济体时代。黄金的规模在我们当前的信用经济体里占多少比重?我们可以用黄金ETF市场规模来衡量 – 目前世界黄金ETF市场规模在2.5到3万亿美元左右。而我们当前经济体的规模在3百万亿美元左右 – 也就是说黄金占我们当前经济体的比重少于1%。在SSDE的时代,大部分的价值是非资源绑定的维度,这些维度远远超过资源的一个维度,所以SSDE的规模也比资源绑定的经济体规模大很多。

『币乎直播间 | Ming Guo: SSDE 是什么(二): 价值之辩』

https://bihu.com/article/1773050552

海报.jpg



Claire: 非常感谢主讲嘉宾Mr. Ming Guo 为我们带来了以上深入浅出,丰富而又精彩的分享,令我们对不同时代经济体的特点有更多认识和更深刻的理解。以下是各位围观的朋友在Q&A环节提出的问题和不同观点的精华汇总,供大家参考。

问题1. 在资源绑定经济体,公司股份制是最重要的,那么,在SSDE 时代,社区的角色又是怎样的呢?

回答: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讨论的SSDE是“内生去中心化经济体”,它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去中心化。那么在去中心化的世界里,什么是主要的社会组织结构?它的形式是什么?是去中心化的网络。那么社区也是以去中心化的网络的形式存在的。在去中心化的网络形式的社区里,它的商业和社会的组织治理是同构的,就是说我们不区分商业组织的治理和社会组织的治理。比如有些在传统(中心化)商业组织治理和社会组织治理方面不同的机制,在去中心化的网络社区里是可以不加区分(商业或社会)“跨界”混合使用的。例如传统商业组织治理的经济激励,以及社会组织治理的一人一票,在去中心化网络里可以外积化(混搭出更多样本)出新型的治理机制 — 例如“激励转移投票”;在中心化世界里,这相当于社会组织治理的“买票”行为,属于“退化”的治理或治理失效行为;然而在去中心化网络里,则是一种合理有效的激励与公平兼顾的有效治理模式。这些我们会在今后深入探讨。

在去中心化网络世界里,有很多现象都是反直觉的(相比传统中心化世界),例如身份、信任、确权等。治理方面也是一样的,这些方面请关注我们今后的『SSDE是什么』系列。

问题2: SSDE 经济体时代是不是就意味着钱越来越不值钱了?

回答: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可以来脑洞大开地设想一下未来“钱”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们刚才在直播里也提到了一个经济体的规模问题,那么SSDE这个经济体的规模,应该是比资源绑定的经济体的规模要大上很多倍,而由于是维度的扩展,应该是成数量级的大很多倍。成“数量级”就是说可以乘上10倍、100倍、1000倍这样的。

我们来看一下黄金的作用来做个对比。黄金从农业经济时代开始成为价值载体 — 贵金属货币,一直到今天我们的信用经济体时代。黄金的规模在我们当前的信用经济体里占多少比重?我们可以用黄金ETF市场规模来衡量 – 目前世界黄金ETF市场规模在2.5到3万亿美元左右。而我们当前经济体的规模在3百万亿美元左右 – 也就是说黄金占我们当前经济体的比重少于1%。

在SSDE的论述里,钱money是代表资源的维度。在SSDE的时代,大部分的价值是非资源绑定的维度,这些维度远远超过资源的一个维度,所以SSDE的规模也比资源绑定的经济体规模大很多,我们可以想象钱money在SSDE时代就相当于黄金在我们的时代的位置。所以钱在SSDE时代是否越来越不值钱?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相对的 – 钱仍然是钱,但是钱在SSDE的价值里只占很少一部分。

从上面有关钱money这个资源绑定价值载体的角度来看SSDE时代,我们也可以想象未来的区块链经济的规模 – 可以很大,但是如果区块链的价值只是限定在在资源绑定经济这样的范围内的话(比如今天区块链只在金融应用里打转的话),它的规模也就会受限于我们今天资源绑定信用经济体的规模。突破这个限制,是区块链创新应用的方向。

问题3: Token在SSDE 经济体扮演着什么角色?

回答:我们在直播里提到了,金钱Money和通证token,以及资产asset,它们在SSDE-内生去中心化经济体的论述里,都是资源绑定经济体里的对应资源这个单一维度的价值体现,在这个意义上它们没有本质区别,都代表资源这么一个维度。那么在SSDE时代,代表和体现价值的是可编程价值体,它和金钱money以及通证token的最大区别就是它是一个多维度的价值载体。在可编程价值体里,可以有很多非资源绑定的价值维度,例如代表人类创造的各种价值维度,也可以有表示资源的维度,比如token。有关“可编程价值体”,我将在今后更详细阐述,请继续关注SSDE系列

问题4. 刚才你说SSDE 对伴风险是可控的是什么意思?共赢吗?怎么才能共赢呢?

回答:SSDE对伴风险可控的概念来源于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的对伴风险可控的概念。区块链上的密码数字资产,通过密码学和博弈论的设计,可以做到对伴风险可控,这是密码数字虚拟空间的一个自洽的特征,与密码数字世界之外的现实世界里的资产对伴风险不可控形成一个强烈的对比 – 现实世界的资产对伴风险不可控,来源于参与资产交易的人类行为的不可预测性导致风险的边界难以确定。SSDE里的可编程价值体,是当前区块链上的数字资产的一个高维扩展,也继承了区块链对伴风险可控的特质。SSDE时代预见到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在经济体里的大量应用,也是得对伴风险可控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

有关共赢的话题,在SSDE时代也很重要。这涉及到SSDE时代和我们当前的资源绑定的信用经济时代的一个最大不同就是,资源绑定时代的博弈是竞争性博弈,也就是所谓的零和博弈,这种竞争性来源于对资源的占有是排他性的。相反在SSDE时代占主导地位的博弈,是协作式博弈,因为SSDE里大量的经济活动是非资源绑定的,不需要排他式地竞争资源。协作式博弈就是所谓的“共赢”。而要做到“共赢”,在我们当前的资源绑定的信用经济体里是很困难的,原因就在于对资源的竞争本质上和“共赢”这个概念不兼容的。要做到“共赢”,就要超越资源绑定经济体 – 只有SSDE – 内生去中心化经济体可以做到“共赢”。

问题5. 刚才你说现在区块链无地可落,那么,SSDE有什么应用场景吗?

回答:SSDE是一个面向未来的新型经济体,在当下它的落地场景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应用场景我们叫做“巨数据与隐私计算”,请参考我们之前相关的直播内容:『Ming Guo | 巨数据与隐私计算是下一代区块链的蓝海应用』 https://bihu.com/article/1488701264

问题6. 关于比特币新的 narrative! 刚刚获得5000万融资的Layer1涉足了矿机和发电业务,试图挑战中国垄断,在他们看来,比特币不仅是货币,更和能源储存行业息息相关。这样一绕又回到了能源的角度,请问一下嘉宾是什么看法?

回答:这个问题和SSDE没有太大的关联。不过我同意比特币挖矿是以能量的输入来获取安全性这个观察视角。这也是张首晟教授的观点。

问题7. SSDE 将会超越资源绑定时代,那将会是什么维度呢?可以举例说明吗?

回答:在人类经济和社会活动里,资源之外的维度是很多的,目前比较好理解的“有价值”的非资源绑定维度可以从公益事业里找到很好的例子 – 在公益事业里,“同情心”“荣誉感”都是很重要的大家认为有可衡量、可比较的“价值”,同时也很容易接受它们不是“资源”维度的维度。

但是在未来的SSDE时代里,由于大量的经济活动是在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大行其道的世界里发生的,很多非资源的价值维度产生在人工智能体之间,这些价值维度可能占据到SSDE的大部分,同时也是人类不再参与创造的价值维度,很可能人类也已经无法或不再试图去理解。

问题8. Jialin: 负价值怎么理解?……是指信用过度扩张(通胀等),大于实际创造的经济价值么?以债务形式恶性循环?

回答:“负价值”是指在资源绑定的信用经济体里,“价值”的产生是中心化的强力实体—中央银行,通过对国债的锚定来进行的,这个价值产生的操作是一种“借”的操作,用“负价值”比较符合这种价值产生的本质。其他有关信用扩张、通胀的话题,就不在这里展开讨论了。

问题9. 行链商城1号团长:@Claire@魔笛手 我们行链商城正在着手实现使用比特币以太坊其他数字货币支付结算的功能,提供给新人类可使用数字货币消费的平台。我想问一下分享嘉宾,是否未来世界会呈现二元化,一部分人依然使用法币生活,一部分人只接受数字货币的使用,进入非国家化状态?

回答:是的,这种两元“货币”的前景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将来法币也很可能数字化(其实是指“密码货币”化),那么严格的传统法币使用,就只剩下物理现金了,但是其实全世界的金融体系都有消灭物理现金的需求和欲望。最后物理现金反而可能会在去中心化的密码货币里找到传承(升维的传承)。

自由讨论精华内容回顾:

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 2019.10.24.

SHAN: 这本质上还是传统经济学可以解释的,投资的边际效用递减,尤其是人口红利在逐渐消失的过程,用边际的概念去替代那个“负”,起码好理解啊。

21.jpg


Claire: @SHAN 谢谢分享! SSDE 本身应该是社区共同参与建设的,大家贡献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互相完善,求同存异,才能更好地取得最大的共识。我们欢迎各位大神们的观点,分享的目的是引发讨论。方向我是认同的,至于如何表述,可以各自论证。

Claire: @SHAN 你说的这段非常认同: “不过这本质上还是传统经济学可以解释的,投资的边际效用递减,尤其是人口红利在逐渐消失的过程。”

昨晚有提到Baby Booming, 西方比较喜欢这样说,我在外国读书的时候,很多书都提这个,昨晚提到由Baby Booming 带来的舒适区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我们进入了阵痛期。我的体会最深刻了。狮子山精神离我们已经很遥远,全民奋发向上的场景已成为过去。

SHAN:也许后面关于信用扩张这块相关的,我可以参与瞎BB一下,因为昨天正好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年,发现非常幸运的一点是自己完整的经历了过去十年两个信用扩张带来的风口,一个是08年后的四万亿开启的基建狂魔时代,我在金融机构给做固定资产相关的企业做授信。15年前后互金时代开启了对个人消费扩张。这些年我又再给这个行业做量化评估模型,当然本群偏技术,可能不知道就在近一两个月,中国在政策层面基本上宣告了互联网金融:一个时代的红利已经过去了。

Claire: @SHAN 你真的非常幸运!可以分享一些这方面的资讯吗?我只看到群友分享P2P的大佬都进去了。。。

SHAN: 我没有很多大神那样在理论上构建上层建筑的能力,幸得老天垂青,经历提供了样本做归纳演绎哈哈。

Claire: @SHAN 欢迎分享哈哈。Ming Guo 把之前的4万亿,互联网等时代归纳为资源绑定的时代,西方也许是从东印度公司就开始了。资源绑定的时代究竟还可以走多远,我们不去估算,但一个新的时代确实已经开始了。。。

SHAN: P2P被不断取缔是冰山一角,很多更本质的东西,作为相关从业者应该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演绎解释,比如前几天我看群里说链圈的钱全被交易所资金盘等搞去了,没人去做落地,劣币驱逐良币。其实这个放在哪里都一样,因为资本逐利才是本质。放在互金,本来是有很好的愿景的,中国的信用体系远没有完善,还好几亿人是央行的信用白户,互金是可以做很好的长尾补充,让几亿人得到该有的信用和金融支持,但是希望资本自律简直是反人性。结果资本逐利,不正常的利益,不建立的双赢基础上的利益,政府不刹车是怕会到要影响社会稳定的地步。

Claire: @SHAN 我非常同意资本逐利这个观点。就像现在,资本都往DeFi 这个热点挤,就可见一斑。但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建设,很多资本已经没有兴趣了。所以,造就强者恒强的最终局面。

SHAN: 其实另外也有个视角,挺好玩,可能和群话题无关。我简单说说,就是中国政策里摸着石头过河的思想,或者说试验田的思想。我国政府的监管在有些地方表现起来像一刀切,但却不能用好坏来做一刀切的评价。一刀切更像是我们这个体制下一个快速的政策响应,实际上在一刀切之前,政策制定者是给了空间去让大家摸着石头过河的。技术官僚本身没有实践也是不能直接拍脑袋说互金到底要怎样发展。先搞,你看移动支付就在这种气氛下搞起来了。那监管就给开道。互金的一些搞法就相反了,搞得乌烟瘴气,夸张点说是影响社会稳定了。

Claire: @SHAN 这个对于我来说是有点难理解。。。我们这里流行在立法会里反复论证,因为那些议员的口沫飞溅而耽误时间,多花几十亿也在所不惜哈哈。像区块链行业,如果要用传统的金融制度来衡量,小心谨慎地慢慢摸索,确实可以避免很多坑,但同时也会阻碍创新科技的发展。不过,可以吃老本的人或者地方,都是不愿意有太大的改变的。

Claire: @SHAN 我再仔细读完昨天的分享,SSDE 3 将会详细阐述那部分内容, 我们拭目以待哈哈。

Ming Guo: 由于时差的原因,我现在才恢复精力值,可以参与有关昨晚SSDE(二)直播的一些讨论@Claire@魔笛手@SHAN

在群里做的直播和分享的目的主要是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一次或两次直播的形式不太可能做详细的理论构建,很多缺失的部分请容我“下回分解”。

Claire: 是的,我们期待PVE的部分,将会是重点。

Ming Guo: 是的,我也保证下回更精彩哈哈。有关经济学,我有两个见解:

1. 近来经济学多是后验式的,结果就是“精致的废话”,比如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 技术进步以及社会情态的发展导致我们处于一个“大变局时代”,那么目前这种无关痛痒的经济学研究方式明显不能应对大变局的挑战;

3. 区块链这个领域的激动人心的地方在于,很可能可以把经济学做成一个构造式实验学科,这个也是目前的“传统”经济学无力应对的。

具体的问题,我们可以一条一条讨论,所以SSDE的主旨,是希望大家跳出框框思考。

郭辉: 总结到位,受教了!

Claire: 大家可以重温一下昨晚的直播内容

https://m.bihu.com/article/1773050552?i=4Hjv&c=1&s=1VZxry

每一个“价值时代”都是前一个价值时代的高维度扩展,而不是简单的取代这么简单。而且在从旧的价值观过渡到新的价值观的过程中,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会共存一段时间,直到新的价值观取得社会共识。另外从旧的价值观的角度来看,会觉得新的价值观的很多“价值维度”是不可理解的。

这一段非常精彩,总结非常到位! 期待SSDE (三),很想知道去中心化经济体如何高维扩展哈哈。。。

关糊糊: 思维互动能量的价值观:

1. 去中心化的价值创造

2. 计算即挖矿

3. 可编程价值体

4. 通过智能活动创造价值差,非资源绑定

Claire: 这应该是SSDE (三)的内容。

关糊糊: 我想也是。

(全文完)

特别鸣谢主办本次直播的【币乎】平台和所有参与『SSDE 是什么(二): 价值之辩』直播的社群 (排名不分先后):

- 魔笛手技术开发社区

- 新通证经济无名高地

- 数字万物讨论群

- 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

- ⑦月线下线上交流学习社群

- 澳大利亚区块链交流群

- 美加中区块链研讨会blockchain

- 区块链精英研习社

- 加密数字货币与区块链生态系统

- 清华校友区块链技术探索者

- 区块链那些事

- Defi 研究院 成都

- 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龙珠们

- 世界区块链经济共同体总群

- 区块链TIX&TXT道场

- SuperStar 国际社区|空中俱乐部

- 行链官方总群

- Metamask中文社区

- 思宇认可和欣赏的朋友群

- 链才网技术群

- 区块链企业VIP服务有限公司

- 港漂數字貨幣興趣愛好群

- 区块链世界BlockchainPlus

- 猎金会 | 区块链产业群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文章链接: Ming Guo: SSDE 是什么(二): 价值之辩 Q&A 精华回顾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