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最近启动了与肯尼亚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次谈判是一个转变。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谈判伊始,非洲就不是白宫政府制定新商业计划的重中之重——这种做法更像是反制措施,力图对抗中国在非洲的商业,安全和地缘政治影响;而不是一项主动举措,以全面落实“繁荣非洲”和“美国非洲战略”等倡议。

美国最近启动了与肯尼亚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这次谈判是一个转变。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谈判伊始,非洲就不是白宫政府制定新商业计划的重中之重——这种做法更像是反制措施,力图对抗中国在非洲的商业,安全和地缘政治影响;而不是一项主动举措,以全面落实“繁荣非洲”和“美国非洲战略”等倡议。这些于2018年和2019年提出的倡议代表了美国赢在非洲的战略,原本旨在促进双边共同利益。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通过非洲发展基金,千禧挑战公司(MCC)和美国总统紧急援助物资计划(PEPFAR)来贯彻其强有力的长期慈善、社会经济发展方针。在过去的十年中,尽管总体上美国增强了与非洲大陆的经济互联,但其过程曲折,且可以说收效甚微。放眼看来,尽管新冠疫情对全球贸易造成了巨大损失,但据美国对外贸易普查局(Jan-Jul)的数据,2019年美非的总贸易额为313亿美元。而在2020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127亿美元。一个成功的贸易协议将成为振兴双边关系的最新举措,就像美国贸易代表说的那样,“两国认识到,两国之间的协议有可能成为非洲其他协议的典范。”

美国在美非双边亲密关系上的再次发力,或可创造出一条经济命脉——在金融不稳定和不确定性时期尤为如此;新冠疫情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中国与非洲伙伴的关系十分复杂,而且并非没有争议。从某种角度上,可以看到中国贷款做法的存在,而且许多案例显示,中国的援助已经,并将继续与对中国公司和国有企业(SOE)的采购产生不可分割的联系。相比之下,美国则根据MCC协议向中国公司提供了数亿美元的合同,而美国公司实施性质类似于中国援助的项目是闻所未闻的,或鲜有记录。中国的全球发展旗舰战略“一带一路”已在大约70个国家/地区投入了1万亿美元。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中美贸易战,香港安全法以及全球贸易下降的情况,但中国与非洲的关系可以帮助减轻经济打击。

今年6月初,中国在中非峰会上表示,抗击新冠肺炎的首要议题是“口罩外交”。阿里巴巴基金会已经牵头了多个非洲国家的个人防护装备捐赠工作。阿里巴巴作为整个非洲及其他地区个人防护设备的全球主要供应商,其常规业务也可从中受益。中国领导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补充医疗保健的运送中也起到了作用。发电量不足是许多非洲国家长期面临的问题,必须增加以便使用新设备。非洲该领域的主要中方合作伙伴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和中石化。在兴建医院、仓库和制造中心的同时,道路也必须被修建。参与这项任务的公司包括中国土木工程建设公司(CCECC),该公司在2018年获得了一份66.8亿美元的订单,以完成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卡诺标准规铁路。在足量资金和通力合作的支持下,中方合作伙伴在医疗保健和配套产业中的发力,不仅为非洲市场提供持久的可持续商品和服务,同时,也为自己提供了可观的回报。中国公司也一直非常关注与《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有关的基础设施项目的开发。

然而这种双边关系也并非无暇。中国在非洲的发展举措和援助也是其“软实力”的展现。在发展中,中国政府可以利用这种渠道来增强其影响力。作为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伙伴,中国政府会通过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机构提供其贷款,或可占总融资额85%的比例。与贷款绑定的条款通常包含由中国公司领导项目,并且使用的设备只能来自中国等。与流行的观点相反,当地人十分享受创造就业机会带来的好处。但是,随着参与度的提高,一些重大问题正在浮现。对于非洲合作伙伴而言,许多基础设施建设都涉及不利的财务,技术和环境条款。最终建立拟议基础设施的中国国有企业通常与进行评估的企业相同。批评人士指出,这种模式下的发展是不值该项目的价格(实质上是贷款)的,并且这些项目也不需要最新的技术。通过这一过程,中国的经济收益是周期性的且不断增强的。出口信贷是其所依赖的贷款机制,中国也常因对发展中国家的可疑贷款而受到批评。中国随后对债务人的未来行动的影响与对这种“软实力”方法的批评也联系在一起。

非洲如何调整这种不平衡?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项目产业化负责人奥福德姆·科伦巴·恩杜卡(Ofordeme Columba Nduka)曾在中国上大学,并与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在尼日利亚开发项目。他认为,资金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非洲各国政府需要重新谈判合同条款,包括从当地采购服务或设备。更好的条件将极大地促进非洲参与这些项目相关从业人员;如对中国资本产生依赖则意味着这不会发生,”他解释道。当被问及当地劳动法是否有帮助时,科伦巴表示,尽管雇佣更多非洲人是件好事,但人们相信,“一个中国工人最终可以承担四个非洲工人的工作量。”中国国有企业将许多农民工送到比本地人更有价值的工作环境中。中国移民每周工作7天,而非洲当地人每周工作5天。由于中国提供了资金,他们可以制定条款并获得大部分经济利益。资本投资,加上更加强有力的公共和私人领导,可能是在非洲同行中建立这些高增长产业以改善这种不平衡的第一步。

美国应如何发展与非洲国家的关系?尽管对中非关系存在看法,但总体而言,这些好处都得到了充分的认可。这种优势的部分原因在于,中国在构建长期关系方面的视角不同于美国的短期眼光和交易方式。Deborah Brautigam,政治经济学的Bernard L. Schwartz教授,同时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非研究项目的主任,形容美国公司看到了“风险而中国看到了机会”。她指出,美国商务部没有像中国国有企业那样,通过政府在海外的行动获得重大的经济援助。(国有企业)。政府减轻风险的援助将改变他们的前景和关切。

如果与肯尼亚的自由贸易协定获得成功,美国就可以继续执行其与其他国家的声明。在政府通过大量贸易协议和其他行动扫清道路的帮助下,美国商界可以由私营部门实体牵头,支持一种有价值的自下而上的投资方式。与中国自上而下的方式相比,这种方式使美国的参与规避了一些针对政府身影过多的批评。在更长期的关系建设和文化竞争力的推动下,美国在寻求以平等伙伴的身份与非洲大陆进一步接触的过程中,可以享受宝贵的利益。在这方面,美国可以向重视建立长期关系的中国人学习。然而,在长期的慈善和社会经济发展方面,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做法,投资于急需的社会领域(如卫生和教育),而不是为自身利益服务的高调、资本投资/建设项目。话虽如此,尽管许多基础设施项目确实有利于非洲人民的生活,但至关重要的是,中国和中国企业得在非洲进行可持续发展,理解并承担环境污染等负面外部性。特朗普总统在对非洲国家的看法上,有时会传递出复杂的信息。说到底,非洲国家渴望的是尊重,而不是贬低。与普遍的看法相反,更多的合作伙伴是受欢迎的,正如布罗蒂加姆教授所说,“非洲国家没有必要也不想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择。”机会就在那里,非洲的商业是开放的。

作者特别感谢Momentum Advisors的全球研究顾问Obakhela Kankhwende先生,他就读于福特汉姆大学加贝利商学院商业分析专业,他协助研究并为本文做出了贡献。

来源:Kevin Chen 陈凯丰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如何看待美国最近开始与肯尼亚就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