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周,路印协议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王东接受了Defiant的采访,Defiant是重点关注去中心化金融的新闻资讯平台。在一个多月前,路印上线了基于路印协议的交易所,我们致力于提供一个非托管交易平台,允许用户保管自己的资产,并且在吞吐量和成本方面提供媲美中心化交易所的性能体验。

这周,路印协议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王东接受了Defiant的采访,Defiant是重点关注去中心化金融的新闻资讯平台。在一个多月前,路印上线了基于路印协议的交易所,我们致力于提供一个非托管交易平台,允许用户保管自己的资产,并且在吞吐量和成本方面提供媲美中心化交易所的性能体验。

loopring.jpg

在采访中,我们探讨的可扩展性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对王东而言,以太坊2.0的升级(目标在于提高每秒交易笔数)不会解决所有可扩展性问题,因此仍需要在链下处理部分数据和计算,Layer 2解决方案是很必要的。王东还表示用户资产的安全性是最重要的,而以太坊能保障安全性。

王东还谈及中国市场比较缺乏以太坊dapp和DEX,而路印协议将针对中国市场推出智能钱包,希望能弥补这一空缺。

本次采访的话题包括:

路印协议起源和ICO资金退还

团队全力以赴研发零知识证明

更快,更便宜的交易体验和去中心化的权衡

为什么用户应该使用非托管交易平台而不是中心化交易所

中国市场缺乏以太坊dapp,智能钱包会成为流量入口

以太坊dapp的可扩展性问题和以太坊2.0的Layer 2解决方案

以下是采访的具体内容:

王东:我第一次接触到加密领域是2013年,当时我在京东担任高级研发总监。我看了中央电视台有关比特币的新闻,并对此非常感兴趣,那天晚上我读了4遍比特币白皮书。第二天早上,我就购买了人生第一个比特币,并开始寻找其他的项目。我感兴趣的第一个项目是由EOS的一个创始人创建的,叫做比特股( BitShares)。

我从AWS租了很多机器来挖币。虽然遭受了损失,我仍然很感兴趣。2014年,我开始做加密货币交易的中心化交易所。这个交易所叫币丰港,但实际上它并没有起飞。我对加密货币交易感兴趣,是因为我相信交易平台是生态的关键部分,因为您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价值交换,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如果我想交易,为什么不使用区块链技术本身进行交易。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使用中心化技术交换加密货币。我是始终相信区块链将改变世界的。

Camila Russo(以下简写CR):好的,您2014年在中国创立了中心化交易所,但实际上并没有成功。然后您就开始考虑做去中心化交易所?

ICO资金退还

王东:在关闭中心化交易所后,我加入了一家保险公司并在那里呆了两年。2017年,我产生了路印协议的想法,这与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不太一样。当时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将更多的订单放入一个小的结构中,我们称之为环路,以便人们用环路的方式交换价值。这是路印协议的第一个版本。我们团队2017年聚集在一起,在中国进行了ICO,这非常成功。但不幸的是,由于ICO结束一周后中国的新政策,我们不得不退还大部分募集的ETH。

CR:具体发生了什么呢?

王东:就在ICO一周后,中国出台了新政策,要求项目方必须退还所有筹集的ETH。

CR:您必须退还多少资金呢?

王东:我们当时总共筹集了120,000个ETH。我不记得确切的数字,但是我们必须退还85%,甚至超过这个数字。退还资金花费了我们一些时间,我们是通过智能合约来筹集资金,但退还资金很麻烦。那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段艰难的时期。

CR:这很疯狂。那么,因为您仍然持有LRC,您是否还想再次募集资金呢?

王东:我们在新政策生存下来了,我们继续使用剩余的资金。我们仍然有一些剩余的ETH,因为我们没有做很多营销。有些人问我为什么不做很多营销活动。我们的预算很少,我们不希望在技术准备就绪之前就在营销上花太多钱。因此,在过去的两年半里,我们主要是研发技术,开发自己的协议。未来,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传统的股权募资来筹集另一轮资金,而不是通过ICO。

路印协议起源

CR:路印协议的起点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你刚刚提到交易环路,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只是为了帮大家更好地了解路印协议的起源。

王东:当然可以。在很多交易所中,通常撮合引擎只能撮合两个订单,即买入和卖出。但是有了路印协议,当时我认为我们可以撮合16个订单。假设小明,小红,小王他们的订单放在一起,小明支付给小红,小红支付给小王,小王支付给小明,这就是一个环路。还有另一个项目也在研究用环路方式撮合订单,但是他们使用基于拍卖的订单撮合机制。这是一个小功能,可以确保其他无法撮合的订单通过环路方式进行撮合。我当时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想法,但存在性能问题,因为我们必须依靠Layer 1的吞吐量。

没有时间等待以太坊扩展

王东:我们两年前的想法是以太坊会扩展,而吞吐量和性能问题一直是Layer 1的问题。我们当时认为如果以太坊无法扩展,迟早会有别的公链可以扩展,我们可以迁移到另一条公链上;如果它可以扩展,则就会被更多开发人员采用。但是,两年后,我认为这种思路可能不会成功,因为即使以太坊可以按1000倍的速度进行扩展,也会有更多的开发人员共享以太坊资源,因此成本可能会是同一水平,或者说停留在同一水平。

而且,正如我所说,我们的资金不足,我们可能没有太多时间等着以太坊解决扩展性问题。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尽管以太坊背后有很多开发人员,但现在以太坊的扩展性仍然是一个挑战,发展确实需要时间。

零知识证明

王东:一年前,我与我们的一位工程师进行了交流,后来他成为了我们的首席架构师。我说零知识证明会成为未来。我们不知道采用零知识证明的解决方案是什么,但是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并找出一个设计方案呢?

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做了设计,我们进行了粗略的实现。然后,我决定全力以赴只做Layer 2解决方案,而不发布基于我们先前版本的产品,因为它不起作用。我们认为,也许我们应该只采用Layer 2解决方案,一旦产品上线,其他团队会使用我们的解决方案。我们是有自己的代币的,我们希望代币背后是有故事的,是有用户体验友好的产品支持的。

ZK-Rollups

王东: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对结果感到满意。设计做的很好,该设计后来被称为ZK-Rollup。但是当我们开始研究解决方案时,我们没有意识到那是ZK-Rollup。事实上,我们提供了一些配置选项,让它变得不是ZK-Rollup。

CR:请允许我稍微打断一下,因为我们正在讨论越来越复杂的概念。你们没有时间和金钱等待以太坊进行扩展,因此你们选择构建自己的扩展解决方案。通过对生态系统的研究,您认为零知识证明是Layer 2的方法,对吗?您能解释一下什么是零知识证明吗?

王东:使用以前的Layer 1扩展性解决方案,您可以在链上添加数据和计算以确保达成共识。使用零知识证明,您在链下完成大部分的操作,只需将一个小的证明提交到链上进行验证。这意味着我们将以太坊用作数据层和证明验证层,而不是计算层。

CR:好的,计算层发生在链下,这就是所谓的Layer 2,因为它不在以太坊上发生。

更快,更便宜但更中心化

CR:那么,如果它在链下发生,是否意味着它更加中心化并且受到审查的风险更大呢?

王东:是的。我们把路印协议称为去中心化交易协议。但实际上,我认为描述路印交易所的更准确的说法是非托管交易平台。由于中继有URL,域名和我们管理的一堆服务器,因此它仍然是中心化的。如果我们受到审查,如果我们没有操作服务器的权利,那么该平台会停止工作。尽管我们可以像IPFS那样使用去中心化的方式来托管我们的网站,但是中继由于使用DNS是中心化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解决方案。未来,也许我们仍然可以使用去中心化交易后台或中继。尽管目前我们没有动机这样做,我们将寻求合规。解决中继的去中心化问题不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是展望未来,也许还有像0x mesh之类的解决方案。

CR:这是一个有趣的澄清,为了使该系统正常工作并支持更快交易,您正在放弃某种程度的去中心化,因为在用户持有资产的同时,计算是在一个更加中心化的系统中进行的。

非托管

王东:是的。我要强调的一件事是我们可以提供的安全性级别。尽管中继是中心化的,但由于运营商并未保管用户资产,因此运营商无法取走基于路印协议构建的任何交易所的用户资产。用户资产充值在智能合约中。唯一的缺点是,当运营商无法访问或网站关闭时,人们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提取资产。根据交易所的配置,资产可能会被锁定几天或几周。然后人们可以通过链上的默克尔树提现,这就是我们的安全性保证。

CR: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即使您放弃部分去中心化,您保证了用户资产的安全性。用户仍然拥有资产的控制权,没有运营商可以取走用户的资金。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有人会更愿意使用去中心化交易所呢?这会给用户带来什么价值?

安全性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价值所在

王东:还是安全性。因此我们设计了保障安全性的协议。用户使用中心化交易所会有一些风险。我认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第一个价值是安全性。安全性不仅仅针对用户,也适用于运营商。我们听到过太多中心化交易所被黑客攻击以及用户资产被盗的故事。这是没有保障的,对用户而言没有解决方案。我们正想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正是去中心化交易所正在解决的问题。

其他风险包括上线不好的代币和存在欺诈交易行为,这些行为很难通过技术手段来解决。另一个风险包括市场和信息操纵。我认为,只有监管机构才能缓解许多风险,因此交易所运营商必须遵守规则。我们还是关注安全性方面。

CR:所以这是DEX和CEX之间的主要区别。我还想问路印协议和其他DEX有什么区别吗?

王东:在当前版本中,我认为在设计上唯一类似的是StarkWare的解决方案。我们与Kyber和Uniswap的真正不同之处在于它们完全在链上,并且它们对于DeFi产品集成的可组合性更加友好。我认为这是他们的强项,但他们受到吞吐量问题的困扰,正如我们在三月份市场崩溃中所看到的那样,MakerDAO就遭受了性能问题的困扰。在去中心化交易领域,我们会看到很多不同的产品,这都是关于价值交换的。我们是基于订单簿的非托管交易平台。因此,我们是与中心化交易所竞争,并没有与Uniswap或Kyber或基于拍卖的解决方案竞争。

在吞吐量方面和中心化交易所竞争

CR:关于吞吐量,我认为那是Layer 2解决方案给路印带来的最大好处。您能更多地说一说吗?使用路印协议可以达到什么级别的可扩展性?与CEX和其他DEX相比,路印协议有何不同?

王东:当然可以。我们在协议中真正关注的是两件事。第一个是吞吐量。第二个是成本。吞吐量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因为我们强调协议的可扩展性。目前,路印协议每秒可以清算2,000多笔交易,但这是基于路印协议的所有交易所的,而不是每个交易所都可以达到。每个交易所的吞吐量受中继性能的限制。因此,这取决于中继。使用当前的中继实现,我们每秒可以完成200笔交易。这仍有改进的空间。我们仍在努力!

CR:当您谈到中继,是基于协议的特定交易所吗?

王东:通常,我们将任何路印交易所的后端称为链下部分,即中继系统。这是可以和中心化交易所API相比的,现在还存在瓶颈,但我认为即使每秒200笔交易,它也仍然比许多中心化交易所要好得多。如果您查看一些中心化交易所,特别是一些小型交易所,它们甚至没有每秒50笔交易的吞吐量。这实际上取决于您在基础设施中投入多少资金。像币安一样,如果您有足够的资金,则可以使用机器来扩展后台服务器。

CR:币安每秒处理多少笔交易?

王东:大概每秒处理1000笔交易。但其实在用户不经常交易时,提供持续的高吞吐量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吞吐量问题现在是可以解决的。

每笔交易成本0.0001美金

王东:第二方面是成本。对于长期使用协议或产品而言,成本更为重要。如果成本太高,没有人会真正使用您的解决方案搭建交易平台。使用我们当前的解决方案,我们只需花费125美金就可以处理100万笔交易。因此,就成本而言,这是非常好的性能。处理100万笔交易,零知识证明生成成本不高于50美金,交易的链下成本约为50美金。

CR:每笔交易的成本是多少呢?

王东:0.0001美金。这实际上与您之前的问题有关,我们与别的交易所或协议有什么区别?我们拿StarkWare来说一说。StarkWare使用的是ZK Stark,这是另一种零知识证明解决方案。他们选择了Stark,而我们选择了Snark。不管我们使用哪一个,成本实际上并没有很大的不同。当成本足够低时,这根本不会成为问题。因此,路印协议和StarkWare的挑战不是成本或性能,而是用户体验。

Snarks和Starks

CR:您可以简要地解释一下您提到的ZK-Rollups,ZK Starks,ZK Snarks,这些术语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王东:ZK-Rollup的想法不是技术规范。您使用零知识证明,无论是Stark还是Snark,只要您把证明提交到链上,以确保可以重建链下状态,那么您就是在使用ZK-Rollup。这就是整体的想法。

还有Stark和Snark。Stark是零知识证明技术的新版本。它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使用ZK Snark的原因是,它已经出现了大约10年。因此,它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的,并且有一些可用的实现了。虽然研究一种新算法并不需要花很长时间,这实际上也意味着更多的风险。

ZK Snark中我们喜欢的属性是,证明大小是恒定的,并且用于验证证明的计算也是固定的。在ZK Stark中,如果您有更多数据要证明,那么证明本身将更大。它不是线性的,但是会更大。验证证明的时间也将比Snark解决方案更长。因此,正如我所说,我们产品的链上部分约占总成本的60%到70%。因此,我们要确保链上部分仍然具有成本效益。如果我们使用Stark,那么成本会增加一点。但是正如我所说,这种差异实际上不再有意义,因为每百万笔交易的总成本是非常低的。因此,snark和stark的区别不那么重要。

CR:好的。所以总结一下,零知识证明是将计算在链下进行操作的技术,当计算完成后,它将在链上(例如以太坊)验证证明,这可以在不牺牲安全性的前提下提高吞吐量。链上证明和链下计算,被称为ZK-Rollup。然后,不同算法有不同的版本,它们分别称为Snarks和Starks,我想它们会有一些差异,但总的来说,它们在加快交易速度的同时,交易成本很低。这是一个很好的总结吗?

王东:是的。我想补充一下,链上部分有两种不同类型的数据。正如您所说,第一个是证明本身,它确实很小。另一部分称为数据可用性,它是修改链下状态的数据。因此,您有两个部分,当我们将其称为ZK-Rollup时,ZK部分是对链上证明的验证,而Rollup是数据可用性部分。

去中心化是实现目标的手段

王东:我还想分享的另一件事是我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我认为去中心化不是目标,它是我们实现真正目标(保障安全性)的手段之一。我们希望我们的交易所是安全的,但我们不在乎它是去中心化还是中心化的,但是目前看来,去中心化更能保证安全性。因此,当我们设计产品时,我们应该问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我们是否真的要确保它是100%去中心化的,还是我们要确保它对用户来说是安全且友好的?对路印协议而言,我们希望有一个用户体验友好的产品,并具有安全性保证。

原文链接:https://thedefiant.substack.com/p/decentralized-money-shouldnt-be-traded-f6a

作者:Camila Russo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文章链接: 路印【Press Release】创始人王东:数字货币不应该在中心化交易所交易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