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9 月 6 日上午,一个名叫「邓普顿(Tepleton)」的区块链项目正式宣布开盘,开盘仅一个小时,价格暴涨 6 倍。

9 月 6 日上午,一个名叫「邓普顿(Tepleton)」的区块链项目正式宣布开盘,开盘仅一个小时,价格暴涨 6 倍。

关注这个项目的,基本是两类人:想通过这个项目发一笔横财的投机者;还有此前买过「贝尔链 Baer Chain」的一群「投资者」,或者也可以说,「受害者」。

这部分受害者关注邓普顿,只有一个原因:这是贝尔链团队的新项目。8 月 30 日,贝尔链 CEO Vincent 在社区中发出疑似跑路的感谢信。社区用户才从信中得知,自己花真金白银买的贝尔链矿机即将在 8 月 31 日停产。

矿机突然被停掉,唯一的收入来源没了,他们懵了。

如果把贝尔链看成一个 P2P 项目的话,这就意味着,这个项目爆雷了。

贝尔链作为资金盘项目,行业内知名度可谓是数一数二。去年 10 月,贝尔链项目启动,其代币 BRC 的价格从开始的 0.12 美元,最高涨到过 18 美元,奖金 150 倍的涨幅。

è´å°”é“¾å—å®³è€…ï¼šä¸æƒ³å†çœ‹åˆ°å¹´è½»äººå®¶ç ´äººäº¡

贝尔链的市值甚至冲进过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和 EOS 等所有项目市值的前十名。随着 CEO Vincent「跑路感谢信」的发出,项目迅速开始崩盘。

曾经的社群不再活跃,取而代之的是由在资金盘里被骗的受害者们,所组成的大大小小的维权群。

「他们(贝尔链项目)就是在诈骗。」受害者在维权群里一次次地达成共识。

在邓普顿开盘交易时,贝尔链的维权群发生了争执,根源是,到底应不应该买邓普顿的代币 TEP。明知这又是一个资金盘,并且自己已经被骗了钱,他们都不想再跟这些东西有什么瓜葛。但是他们不甘心,就像一个赌徒,上一场赌输了,他们要在下一场赢回来。

在与受害者的对话中,我们发现他们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甚至在谈论贝尔链的时候根本没有提到区块链。他们在最开始都不相信贝尔链,并不愿意投资,但种种原因,他们最终妥协,被骗。

「没想到会栽倒我好朋友的手里」

70 后的宁女士在投资贝尔链之前,理财只炒过股票。在事业单位工作的她炒股一直还不错,最多时,股票投资金额超过 100 万。

起初,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天天劝她投资贝尔链时,她根本就没有在意。有几次还直接骂朋友是传销,惹得对方很不高兴。

让宁女士开始关注贝尔链的,是她曾经引以为傲的股票操作,在 5 月份的一次场外配资中爆仓了。因为这次操作失误,半辈子积攒的资产在这次失误里所剩无几,投资贝尔链,就为了翻身。

朋友让她投资的不是 BRC 这个币,而是贝尔链的矿机。在贝尔链的游戏中,用户可以通过购买矿机挖币,矿机有不同等级,等级越高,挖出的 BRC 就越多,当然矿机的价格更贵。「我从来没见过矿机的样子,没有实物,就是个虚拟的东西。」宁女士后来说。

一个满级的矿机,需要 12.6 万元。这个投资超出了宁女士的预期,在股市爆仓后,她甚至买不起一个满级的矿机。她还在犹豫。

而那段时间,BRC 的价格飞涨,从 30 元涨到了 90 元,用宁女士自己的话说,她开始怀疑自己。习惯了多年的股市,宁女士没有见过这样的涨幅,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落伍了?这些新的东西,是不是真的不一样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翻身?

她问朋友,这个贝尔链和比特币一样吗?不会没了吧?朋友说:「一样的,只要比特币还在,BRC 就在,你快点买矿机吧,现在国际上的玩家已经入场了,马上主网上线,绝无仅有的利好。」这句话后,宁女士彻底放弃了抵抗,用仅有的 4 万块钱,买了一个不满级的矿机。当时她想的是,每天能挖回来 300 多块,98 天就回本了。

而当听说满级的矿机收益比现在要多 25% 的时候,已经有了 4 万沉没成本的宁女士,抵押房子,拿到了 17 万元的贷款,全部买了矿机。因为正常情况下,这种操作回本更快,回报更大。

可就在她的满级矿机刚刚启动的第 5 天,贝尔链的矿机停了。她朋友告诉她,说主网上线需要映射 BRC,要等几天矿机才能启动。

等到 8 月中旬,宁女士开始觉察到不对劲,在她所在的各个社群中,不断传出退币的消息。给朋友打电话,对方的语气也不再是以往的趾高气昂。

等到 8 月底,等到了贝尔链 CEO Vincent 疑似跑路信的感谢信,信上说,矿机彻底停产,投资的人会用 BRC 补偿。随后,宁女士的账户里收到了 4000 个 BRC,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

从银行借来的 20 万只回来 2 万,宁女士不知所措。

「不想看到年轻人家破人亡」

年近不惑的明哥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理财,一直在南方做生意的他投资贝尔链,纯粹是因为天天在一起喝茶的生意伙伴的感情。

4 月 26 日,看到生意伙伴直接拿 50 万买了 4 台矿机,也架不住他们几个月的拉拢,明哥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先后买了 5 台矿机,频率基本上是一周就新加一台。自己拿了 50 多万,再加上之前矿机挖币挖出的几万元,明哥从开始入场后,就没怎么犹豫。

虽然他之前不相信,但既然进场了,他觉得就要回报高一些。他认为当时市场非常好,身边的人都在加矿机。「其实就是自己的贪婪。」他说。

5 台矿机已经不能满足明哥自己所说的贪婪,7 月 18 日,明哥用 51 万现金买了 BRC,充到了《贝尔星球》这个游戏中。算上之前挖矿所得,明哥在这个游戏里一共有 8000 多个 BRC,当时价值 96 万。

《贝尔星球》是贝尔链在 7 月 15 日新出的游戏,与之前的游戏类似,玩家通过交易地皮来获取收益,先买了地的玩家,可以高价卖给后面的玩家。据贝尔链当天发出的公告显示,游戏启动后 2 个小时,3 万玩家入场,73 万个 BRC 充值。

可是明哥发现,这个游戏根本没有人玩,就是骗玩家充币,充值的币也取不出来,只能在这里放着。几天后,《贝尔星球》发了一个「禁止使用外挂」的公告后,明哥发现自己在游戏中的 BRC 都被清零了。

8000 个币,96 万元。

è´å°”é“¾å—å®³è€…ï¼šä¸æƒ³å†çœ‹åˆ°å¹´è½»äººå®¶ç ´äººäº¡

同样被清零的还有他的生意伙伴,于是他们一起去了当时推广贝尔链最猛烈的东方资本在广州的办公地点,想去见一下东方资本的创始人东东哥,去弄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从公开资料上看,东方资本是贝尔链的投资方。很多人也认为,东方资本就是贝尔链的项目方。

他们并没有看到东东,也只是跟东方资本的工作人员问了几个问题。但随后他们就接到了上线打来了的电话,上线说,东东哥让他们别去闹事。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明哥彻底认清了贝尔链这个骗子项目,下定决心不再往贝尔链上投一分钱。他计算了一下,按照当时的价格,5 台矿机每个月可以挖 18 万元的 BRC,几个月后,自己的损失差不多可以补救回来。

但为时已晚,跟其他受害者一样,他的矿机也很快就被停掉了。回本无望。

▉受害者的忠告

想起之前在社群中看到的一句讨论,「区块链并没有明显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是却把传销行业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去年的熊市中,大大小小的资金盘启动,大家为了在熊市里赚钱,有意无意地去参与资金盘。

定存收益、每日返利、社区喊单、发展下线,这些项目的套路无一例外,最后的结果也一样,连定位波场 TRX 的波点钱包和 300 亿元金额的 PlusToken 钱包等等这些币圈知名资金盘都已经暴雷,或者创始团队被抓了。他们与区块链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借用了加密货币的名字。

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与受害者谈话的最后,我们问道,「贝尔链团队新做的项目邓普顿,你们还会去参与吗?」他们都否认了。

明哥特意强调,一定要让年轻人知道这些传销项目的危害,他的损失他可以接受,但他不能接受的是,这些项目方用受害者的血汗钱去享受生活,或者换一个新项目继续骗人。「我不想再看到有年轻人家破人亡,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

维权群里,很多人在呼吁报警,只有这样才能让警方注意到。但有些人并不愿意。他们选择继续相信项目方,甚至去泰国参加贝尔链和邓普顿的大会。

或者说,他们没有其他办法。为了参与贝尔链,他们贷款、刷信用卡,甚至卖房。而他们现在只能选择持币等待,把希望寄托在 BRC 的价格还能回到顶峰上,甚至再去投资这个团队的新项目邓普顿,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功离场。

但是,你怎么知道这次你又会成功离场呢?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贝尔链受害者:不想再看到年轻人家破人亡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