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巴菲特天价卖饭票,似乎头一回被人放了鸽子。

D8Jhd0mV4AAUF7p.jpg

巴菲特天价卖饭票,似乎头一回被人放了鸽子。

孙宇晨在一场画风违和的午宴赚尽了红利,但吃瓜群众想看的“两种价值观的冲撞”并没有出现。

一个“专家”花了45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5万元),向一个“不明就里者”传道授业解惑,在一个知识付费的年代,本就是稀罕事。

正当大家讨论这顿饭要怎么吃时,孙宇晨突然宣布取消午宴,一句总结就是“我有病,我不吃了,钱照给。”

随后“边控说”、“立案说”,又爆出“涉黄涉赌涉洗钱”、“陪我”注销解散。但马上,孙宇晨24日在推特上发布了其在旧金山家中的图片和视频。

这样的骚操作闪到了很多人的金氪眼。

巴菲特精了大半辈子,孙宇晨也不蠢。

巴菲特午餐早已成大IP,今年又逢20周年。从投资回报率看这个事,“天价午餐”换来了“节点溢价”的眼球效应,给自己盖个“巴菲特饭友”的戳,公司再镀一层金,这一茬收割的红利中将自己与巴菲特捆绑。

长袖善公关,从与搜狗王小川发生口角,再到怒喷王思聪、又邀请美国总统特朗普,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蹭热点,能够成为“马云首个90后入室弟子”的孙宇晨,成为“巴菲特首个90后饭搭子”易如反掌。

兴许这还不过瘾,“第一个放巴菲特鸽子的饭搭子”才配的上扛把子的称号。

而有媒体早前曾透露巴菲特主动取消了与孙宇晨的午宴,结合事件风波,真相更显扑朔迷离。

有钱任性 VS 一箭数雕

对曾一次套现20个亿的孙宇晨来说,3000多万元可能真的不算多,而且还有巨大的潜在收益。

巴菲特对加密货币不待见,多次公开表达否定态度,称之为“老鼠药”、“赌博的东西”、“欺诈相关”、“不会有好下场”。而孙宇晨赖以发家的,正是加密货币。

孙宇晨的目标当然不是说服巴菲特支持加密货币,巴菲特也不是来上课的。

孙宇晨原本将与另外7 位人士共同赴宴,8个人平均下来的席位费为57万美元,相比还算划算。在赵长鹏公开拒绝了邀请后,上周,孙宇晨宣布,高盛投资的Circle联合创始人CEO 杰里米·阿莱尔(Jeremy Allaire)成为第二位参加巴菲特午餐的贵宾,但剩下的6个席位却迟迟没有公布。

兴许是豪华饭局没有能匹配到更多自带流量的人物,蹭不出口碑,不过作为自称马云门徒的孙来说,不知道他有没有叫上马云,不然效果会更好,至少曝光率会再次爆炸一下。

与以太坊创始人 V 神相比,孙宇晨并非技术极客出身,但若比拼“镀金”手段,当之无愧是中国币圈杜蕾斯。

自去年年底开始,孙宇晨将“镀金”范围扩大到社会事件。从张首晟逝世、张雨绮离婚再到帮 OFO 戴威退押金、为被冤枉的赵宇提供千万元支持计划,再到上周支持对小鹏汽车拿1000万元作起诉保证金,几乎没有落下任何一个蹭热点的机会的。

即便波场的技术一直被人诟病,但也并不妨碍币价蹭蹭蹭地涨,毕竟在肉眼可见的暴涨面前,没有人会和钱作对,甚至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将他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

同框不同路

尽管孙宇晨宣称午宴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有着重大的意义,会是区块链行业发展史上的重要一步,更象征着整个区块链社区的胜利。但伴随着坊间的巨大的质疑,即使午宴如期举行,巴菲特也不会就加密货币的看法跟孙辩论,更别说对行业的贡献了。

说到底,公众对对此还有另一个评判的维度,即对财富积累原罪的审视,上升到价值观层面上,“有钱任性”总伴生着“割韭菜”的黑点。

“股神”的巴菲特信奉的是价值投资,尽管孙宇晨也标榜自己是“价值投资”,但公众并不买账,“币圈首富”李笑来更是直接评价“肯定是忽悠”。

币圈向来对坑散户的做法深恶痛绝,很多项目的生财之道如同“击鼓传花”的游戏,在孙宇晨“割韭菜”的问题上注定没那么包容。

乔布斯的产品论里,产品是1,营销是0,后者以前者为基础展开,但孙宇晨出色地践行了产品围绕营销展开的特例,提出的5个“画饼者”等于5个“诸葛亮”的想法,也有不少投资者认可,“至少人家一通操作猛如虎干出千亿市值,就在不断折腾中超越”。

技术落地的疑惑

孙宇晨曾对此前有关他的质疑进行回击,认为巴菲特可能会错过了加密货币的浪潮,“在投资界,人们会改变主意是很常见的,当很多人低估一项技术时,投资机会最好”。

言下之意兴许外界低估了区块链,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

在互联网时代,以“落地”为标准的旧观念已经过去了,民间区块链现在看得上眼的项目,都是那些声称要改变世界、改变现有阶级秩序的宏伟项目,而行业发展的几个重要指标就是币价和市场体量。

但成功的营销不一定对行业产生增量,毕竟区块链行业中的项目很多商业逻辑都不完善。

BlockBeats曾在2018年8月统计过,当时数字加密货币行业濒死项目近 1000 个,与之对应的是,市场上80%的融资纯属欺诈,10% 属僵尸项目,剩下10%也大概率走向死亡。

这两年行业“寒潮”,身在其中的人更清楚,大多数项目都死的很快,掌门人根本不具有管理能力,侥幸熬到现在的,也大多是因为投资还没烧光而已。

但曾经体验过币价带来的颠覆刺激的人很难轻易放下再造辉煌的可能,只是讲故事的成本越来越高了。

20年来,巴菲特慈善午餐共筹资超过3000万美元,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帮助旧金山的流浪人士。加上孙宇晨,为巴菲特天价午餐买过单的中国老板共有四位,他们为美国旧金山扶贫事业贡献资金的比例又大幅提高。

尽管几乎他们每个人都收获“成功碰瓷”的评价,但孙的故事最特别,从众人口中“骗子”,到成为一场又一场营销战中的赢家。

在“Old Money与New Money”的交锋中,信仰者没落,投机者崛起,而巴菲特面对有备而来的炒作,彻底沦为了营销工具。

作者:Susan Wu

就职于硅谷高科技金融领域,全球流量前三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创始团队成员。参与世界首个地产上链云平台的落地。微信ID:susanwu169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我有病,3000万的饭票我不吃了,巴菲特你随意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