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初夏虎,人如其名,生猛如虎。 第一批炒股,第一批做眼睛激光手术,第一次了解比特币仅仅14个小时后,就毅然决定投身区块链行业。采访过程中,霆钧被初夏虎的胆识和魄力所折服,“勇敢”二字,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初夏虎不仅有过人的胆识,还独具慧眼,善于挖掘区块链市场中,最具潜力的创业者,他是以太坊、NE ...

初夏虎,人如其名,生猛如虎。

第一批炒股,第一批做眼睛激光手术,第一次了解比特币仅仅14个小时后,就毅然决定投身区块链行业。采访过程中,霆钧被初夏虎的胆识和魄力所折服,“勇敢”二字,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初夏虎不仅有过人的胆识,还独具慧眼,善于挖掘区块链市场中,最具潜力的创业者,他是以太坊、NEO、波场、比特股、Master Coin等诸多业内知名项目的天使投资人。

也正是初夏虎,主动邀请Vitalik来中国路演,这是中国的区块链爱好者及投资者第一次接触到以太坊,也是以太坊全球路演活动的启程,初夏虎笑称“Vitalik是和自己拍完照之后才成为V神的。

而初夏虎开创的元界致力于打造区块链的基础设施:数字身份、数字资产和预言机,他坦言:“元界只想做好区块链行业的光纤。 

以下为霆钧专访初夏虎的精彩节选。


CoinVoice霆钧:有报道说您在2013年初识比特币时,就发现了未来巨大的前景,并迅速投身行业的开拓中。当时区块链的概念尚未普及,从业者也不多,为什么您会坚定地看好行业未来的发展,迅速地投身进来?

初夏虎:其实在2013年的时候,我自己当时是程序员,给加拿大安省政府做财务和税收的系统应用,所以我接触到财务、税收和金融这块,自己平时很喜欢炒股票,还把CFA(注册金融分析师)考了出来。

2013年我认识到比特币后,在整整十四个小时中我没有吃饭、没有喝水、也没有休息,一直在关注、了解、学习所有跟比特币相关的报道和资料。

我本身比较了解代码,又较早接触到金融市场,与此同时,我的英语水平较好,这让我看到自身与区块链行业的高度契合点,也让我能够有较高的起点来更好地理解比特币市场并抓住机遇。从代码层面上,我意识比特币这个东西从金融和代码的角度都很超前,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使命感,必须参与进去,我得All in。

我就把我自己的股票全部卖掉了,那天是星期五,然后我看了看银行帐户有多少钱,我要买点比特币,但又不知道去哪里买,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万能的淘宝。

然后我找了一个卖家和他讨价还价,我说好贵,能不能便宜点,他说你不用买一个,你买0.1个就可以了。于是他手把手地教会了我怎么使用比特币,然后我把钱打给他,他把比特币转到我的轻钱包里面来,就很有意思。

到了星期一,我拿到了股市卖出来的那些钱,就找到了比特币中国,买了一堆比特币。

然后我觉得自身的投入远远不够,我还要把自己也All in进去,所以我回到公司以后就跟老板辞职,自己创业了。

在短短14个小时,我会发觉区块链很好玩,但对区块链的深层理解一定是用时间堆出来的,从2013年一直到现在,我每一个月都会发觉对这个行业有一个新的认识,不断地去迭代自己的认知。

霆钧与初夏虎合影

CoinVoice霆钧元界与数字身份相关,您在多个场合也谈到过数字身份,能否介绍下您对数字身份的理解,元界是解决什么问题的吗?元界相较其他公链有哪些优势和特点? 

初夏虎:加拿大有一家公司叫JDS uniphase,这家公司是做光纤的,专门做海底光缆的部署,那时贝尔、ATNT、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每个通讯公司都会让它去拉一根海底光缆,总共拉了十几根,这家公司非常赚钱!

我们现在用的互联网,所有的通信都要用到JDS uniphase的光缆。很多人会问我元界你们什么时候应用落地,其实元界做的就是光纤。

区块链是给上面的应用,我们只是做底层,以太坊跟我们元界有点像,它也是做下面的。以太坊是通过写智能合约去访问底层的链,有点类似安卓,你可以对安卓进行编程。

我们元界就类似苹果,意思是你要通过我的方式来编程,我有一套相对封闭的东西给你,因为我不相信你的编程能力。元界走的是这条路,跟以太坊不一样。

以太坊我称之为垃圾箱,谁都可以去写垃圾代码,元界是不允许别人去干这个事情。区块链我们认为最基本要达到的是什么?就像光纤,你要能够把信息快速地传出去一样,区块链上能够发行数字资产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所以以太坊起来,ERC20代币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数字资产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应用,所以他就出了一个标准叫ERC20。元界也是一样,我们认为数字资产非常重要,我们叫MST。也是智能数字资产的意思,你可以发行代币。

所以前两天一个朋友跟我说,他要发一个ERC20的代币,我说你自己去写智能合约,或者找程序员,但他既不会写程序,对程序员也不放心,所以他对ERC20就很不感兴趣。元界钱包发一个代币就很简单,代币叫什么名字,多少个,小数点后面多少位,这个币是什么,再写个详细介绍,就可以发行了。

发代币是很简单的事,没必要自己去写智能合约。

元界上还有个创新功能,可以设置是否允许增发,很多极客做的区块链不允许增发,霆钧你是从传统金融过来的,你应该明白,定向增发有什么错,数字资产为什么不能增发。

比如说你发的是股票,今天我要买另外一家公司,我对这家公司进行定向增发,有毛病吗?我觉得没毛病。作为我做区块链底层的,我不做评判,你们愿意增发,是你们的事情,你们做DAPP层,你们决定这个东西可不可以增发,但功能在这里,在你创造这个代币的时候,元界会给你个是否允许增发的开关。

我们元界可能比以太坊对金融的理解更深,元界不是由极客写出来的代码,我们还有一些金融的道理在里面。

我刚才说的第一点是数字资产,第二点是数字身份,我们在2016年做数字身份的时候,绝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数字身份的重要性。以太坊是用智能合约去写数字身份,但数字身份并不是链的原生的东西。而我们认为数字身份应该是链的原生的东西。我作为一个物理的人,我必须要有数字身份,才能去拿这个数字资产。

以太坊的做法就是用一串地址或者私钥,去拿这个东西。一个是不方便,你转一个账给我,要输入一串地址,而你在元界上转东西给我,只要输入我的英文名Eric Gu就行。

另外,数字身份其实是像淘宝一样的,是有信用值的,真正意义上未来的合同或者说文档,比如说医疗记录、成绩单,都应该在这个数字身份下面,只有都有了数字身份以后,两个人之间才可能真正意义上有智能合约,否则两个物理的人怎么签智能合约?一定是数字身份和数字身份之间签智能合约。

所以对我来说数字身份和数字资产,是区块链整个数字金融体系最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没有这些基础设施,数字经济是玩不转的。

第三个重要的点,我们可以称它为Oracle预言机。

比如最简单的一个应用,我明天要去春游,如果下雨了春游体验就不好,所以我要买份保险,如果下雨你赔付给我五百块钱。为什么要有预言机呢?到底下雨还是不下雨,区块链是不知道的,所以一定要有个数据的输入点,至于到底是美国的天气预报平台weather.com还是上海气象台,必须提前约定好,我们假如听的是美国的weather.com,语言说明天上海市下雨了,那你要付我五百块钱。对这个用户来说,平台就是一个预言机,那五百块钱可能有一块钱是给到预言机的,因为它的价值在于提供了数据信息,让我们能够完成这件事情。

所以说数字身份、数字资产和预言机,三者构成了数字金融的生态。元界就是把这三者的底层设施构建出来,至于保险层面,目前也有一些公司找到我们,来着手开展这一块的业务。我们元界,从过往到将来,都专注于做好数字金融底层设施。

所以我跟别人说,元界可能是个最完整的公链,很多人做公链,他不知道这个公链要做什么用,而我们元界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打造数字金融的底层,我们就做JDS uniphase,我们布光纤。不要告诉我光纤上面能不能跑摩拜单车和滴滴打车,我不想知道。

CoinVoice霆钧今年9月元界会推出双链系统,能具体介绍下吗?除了双链系统,元界在今年还有哪些布局和规划?

初夏虎:链的可持续扩展性,现在没有被很好解决,以太坊和比特币都不行,EOS解决了一个速度问题,但它的存储问题其实没有解决。

现在很多公链的开发者,总是想把问题解决在他们自己的主链上面。但是区块链最核心的是可信和不可篡改,那么区块链追求的其实不是TPS,不是速度,区块链根本的目的是牺牲速度以换取不可篡改等等这些特性,金融里面这种不可篡改是很重要的。

但是不可篡改和速度其实是矛盾的,很多开发者会想,能不能在这条链上又可信,速度又很快,我觉得他们想差了。

还不如走个极端,做个最安全最可信的链,但是不追求速度,同时又有一条链,不管安全不管可信,只追求速度,这两条链每三十秒核对一下,搞一个双链系统。之前人的想法就是说这条链是它的侧链,你真的觉得会有主从关系吗?这两条都是主链。

所以元界是想往这个方向去走。元界已经把数字资产、数字身份和预言机都干完了,就有余力去干这个事情。我相信双链系统是今后的一个趋势。

CoinVoice霆钧之前的采访中您提到:区块链是对传统行业的颠覆式创新,但在这场区块链革命中,BAT将不再是主角。BAT所倡导的多中心化的联盟链是没有前途的。您为什么这么认为?

初夏虎:你想想当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银行和汽车工业的公司他们是怎么应对互联网这个新生事物的。

汽车巨头的第一反应是在公司内部建一个网络,把所有公司里面的电脑都连起来,这样可以共享文件,可以共享打印机等等,其实就是个局域网。接着又想到了网上卖车,这样就不需要有4S店,不需要给太多的销售提成,销售成本会降下来,这其实是很大的进步。

银行说我搞一个网银,每个网点不需要雇那么多人,用户可以自己查账、转账,节省了很多人工,也是个很大的进步。

但是这些并不是互联网在汽车和金融领域最领先的应用,你一定要颠覆式地去思考这些问题。

汽车行业最头部的应用是Uber和滴滴打车,Uber自己一辆车都没有,它是个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提供的只是信息,但它现在的市值已经超过三大车厂加起来的总和,这才是汽车行业在互联网上真正颠覆式的应用。

互联网在银行上最大的应用,也不是网银,而是支付宝、在线理财、在线基金这些东西。

那区块链当中并不是说我BAT要来做区块链了,你就领先了,或者说我保险公司要来做区块链了,把保险公司所有的文档存证都放在链上,不是的。

真正意义上保险公司在区块链的应用,是我明天要去春游了,我希望不要下雨,如果下雨要有人赔给我,把这个风险转给别人,这才是区块链在保险业上颠覆式的应用。整个的思维方式要转过来。

对于BAT能不能主导区块链革命,我是悲观的。你想想,互联网起来之前谷歌是什么东西?竟然有一项商业模式叫搜索,这不是扯淡么?

所以区块链也是这样,区块链会创造一个新的业态。具体是什么业态?没人知道。这是我对区块链变革性的一个看法。

CoinVoice霆钧区块链发展早期,您在海内外做了很多布道,具体做了哪些?在布道的过程中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或者有趣的事吗?

初夏虎:2014年的时候,我去了迈阿密沙滩参加一个比特币大会,那时比特币价格并不是很高,还没有所谓的行业大咖。赵长鹏就是我们在酒吧喝酒的时候碰到的,我们都想做钱包,就这么聊起来了。还见到了比特币耶稣、BM、Vitalik。

Vitalik你们叫他V神,我有时候会开玩笑说,他是跟我拍完照片以后变成V神的,我跟他拍照片的时候他只是个19岁的小孩。我和他拍照是因为我觉得他谈吐,他的代码水平比我高太多,他对区块链的理解水平比我高太多,并不是因为他是V神,当时他也不是什么V神。

2014年4月我在多伦多又见到Vitalik,他在唐人街租了一个很小的阁楼,他的团队都在上面办公。团队里有项目经理,还有图形设计的程序员,还有从白俄罗斯过来的程序员,还有从牙买加过来的项目经理。2014年的时候,像这么完整、各司其职、全球化的团队是没有的。

Vitalik说要做一个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的平台,我说这个东西太有意思了,就邀请他来中国。

5月份Vitalik就来了,我带着他到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四个城市路演。这是全世界第一次以太坊的路演,在中国,是我带的。V神在中国酒店的钱都是我垫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情。

我发现我很多时候做事并不是为了赚钱,真的是有点情怀的感觉。

以前在上海搞线下的区块链聚会,完全没有赚钱,大家都免费来,我们从2014年开始一直做到2016年。后来开始做元界,我就让别人帮我去做。

你看Meetup.com上有一个群叫Shanghai Bitcoin.meetup,副群主到现在还是我,因为以前群主是我,后来我忙了以后把群主交出去了,我现在是副群主,在微信上也有这样的群。

包括做Finwise大会,我们办了好几届,其实都是在亏损的状态,很多人评论Finwise大会都认为是区块链行业领先的优质展会,但很少有人知道这是我们维优(ViewFin), 元界(Metaverse)投资孵化开展出来的业务。很多人说不赚钱的事情都是耍流氓,那么自我加入区块链以来,做了许多这样的事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2015年我还做过TED演讲,准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经济上的报偿,完全是公益性质做了区块链知识分享,可以说是最早在TED上谈区块链的华人。

再有2014年,我、巨蟹、达鸿飞、邓迪,还有两三个人,我们会跑到北京、上海、深圳去讲比特币2.0,那时候没有区块链这个概念,每次活动都能来五六十人,真正是中国最早期的布道区块链的创业者。

再包括巴比特上面,我只写了7篇文章但是浏览量居然有66万。其中,一篇写拜占庭将军问题的文章有27万的点击,另外一篇写制作冷钱包的文章有22万的点击。最有意思的是,巴比特会把文章发布时的比特币价格放在文章末尾,你知道当时比特币价格是多少吗?1600人民币。

CoinVoice霆钧您在区块链里做了很多布局和投资,能介绍下具体有哪些吗?您是怎样评估优质区块链项目的?

初夏虎:投资跟布道是两码事,布道是不求回报的,投资是一定要求回报的。

对于投资我一点都不谦虚,我是一个很厉害的投资人,比特股我是早期投资人,Master Coin我是天使投资人,以太坊我是天使投资人,NEO创始天使投资人,波场天使投资人。这里面最差的是比特股赚了12倍,最好的是波场200倍。你说有多少人能够有这样的投资业绩?我觉得我自己投资做得真心不错,但反而公司做得一般。

对于投资,如果纯粹为了赚钱,并没有好项目和差项目,你要想赚钱的话,投的时间点比投什么项目更重要,重要很多。2018年1月份的时候,你投什么项目都是错的,难道2018年上半年没有一个好项目吗?好项目很多,但时间点就是错的,就这么回事。因为币价涨了很多,大家觉得我这项目估值就是应该这么多,估值偏高了。项目再好,估值偏高并没有用。所以说估值很重要。

我投资成功的项目,我都是碰到过创始人的。我自己有个准则,我会把自己和创始人去做对比。举个例子,我跟BM比,我的金融知识没有BM厉害,他的IT水平也比我高太多。Vitalik,他的IT水平可以说是相当领先,他所带领的团队也是跑在行业前列,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地方有这样的团队,这两点已经足够了。看准有潜力的项目的关键在于优质的团队,及领先的业务水平。

CoinVoice霆钧您对最近非常盛行的IEO有什么看法?您认为IEO可以启动新一轮的牛市吗?

初夏虎:2017年最火的是ICO,ICO其实是把投资的门槛降得很低,让小的投资者都能够去投一些好的项目,也可以做跨地域的投资。但它带来的问题就是没有监管,后面演变成群魔乱舞,变成骗子产业链了。问题是ICO后面骗了谁呢?骗了2018年冲进来做传统金融的人,传统金融很多人输了很多钱,他们痛定思痛要搞STO,但是STO是监管下的东西,一个好的项目从开始到结束需要两年,各种手铐,各种问题,很麻烦。

ICO监管太松太扯淡了,STO监管太紧太慢了。那IEO是什么呢?不要找政府去监管,交易所来监管,不要找德勤去做审计,交易所来做审计。IEO是一个折中的方式。

CoinVoice霆钧事实上交易所跟项目方,他们的利益是存在关联的,这就牵涉到交易所松紧度的问题。

初夏虎:所以说,IEO最终还是个博弈的结果。交易所可以跟项目方去勾结,去坑一把投资人,干完这个事情以后,交易所的信誉就没有了。你愿不愿意出卖自己的信誉去变现呢?我认为小交易所当然愿意,但是大交易肯定会掂量掂量,我相信勾结肯定会有,但是大交易所会收敛很多,小交易所底线就很低,基本会是这样。

另外,我认为新一轮牛市一定会造就新的交易所,现在几家头部交易所独大的格局一定会被打破。过去历史已经告诉我们,2013年最领先的交易所是门头沟(翻译名),2013年下半年是比特币中国,2014年上半年是火币,OK是2014年下半年做期货火起来的,到了2016年P网领先到不行,而现在P网被查光了,谁还记得P网。再后面海枫藤也领过一段时间风骚,然后CHBTC,再后面就是币安。

很多人认为币安是不可超越的,这跟当年的P网是一样的,凭什么你不可超越。所以下一轮牛市出来,一定会有新的交易所,新的玩法,一定是这样的。所以IEO不能够启动下一轮牛市,下一轮牛市不是现在的项目,也不是现在的头部交易所所启动的。

CoinVoice霆钧虎哥觉得下一轮牛市会怎样启动?

初夏虎: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可能会是一种新的玩法。我打个比方,华尔街的绝大多数交易量都是在金融衍生品上面,股票的交易量只占很小一部分,绝大多数都是期权和期货的交易量。现在的币圈基本上还是现货交易为主,你觉得我们币圈会跟传统金融有很大的区别吗?我觉得不会。以后绝大多数交易量还是会到期权上,一定会有个期权交易所跑出来。

你要看准了期货一定会超过现货的成交量,期权一定会超过期货的成交量,所以下一个头部交易所可能是个期权交易所。

霆钧,CoinVoice主编。金融学硕士,从事股权投资多年。现为CoinVoice主编,上海通证经济试验区秘书,Ulord主节点。

更新日期:
文章标签: ,
文章链接: 【人物】生猛如初夏虎  [复制链接]
站方声明: 比推所有文章都只代表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后果自负。